Monday, 18 July 2016

【山水之城:金寶】

文/林健明(金宝)

每逢周会,当小朋友们一脸正经、十分投入地唱着校歌时,不禁唤醒我小时候在校园里的灿烂回忆。
曾经我们也拥有过如此美好和纯真的求学时光,周会时同学们歌声昂扬地歌颂:“ … … 金宝山巍巍,霹雳河泱泱,我校山样20150404_130658-1-1_副本高,水样长,虚心学习,努力求进,以不息自强 … … ”,至今仍回荡耳际。
对于金宝这個地方我有着一份深厚的情感。严格来说,我不是金宝人,我的家乡就在金宝附近,但我小学和中学的时光却在金宝度过。如果你是金宝人,你大概对以上的校歌不会感到陌生,那正是金宝培元的校歌。小时候,我原本就读自己乡村的也南新村华小,当时的班主任谢取兰老师建议班上的“三剑客”不妨转到名校就读,于是我们三年级就转校到金宝培元华小。
金宝是霹雳州的一个弹丸之地,曾经以锡矿辉煌一时。那个时候,八十年代,我在念小学,我家对面正是从事采锡米行业的邻居。我有幸地曾经踏足辉煌的采锡米厂,那种沙土和水流滚滚的壮观情景依旧历历在目。也许上帝在创造人类时,巧妙地把一颗珍珠塞进了人类的体内,让它暗地里散发柔和细腻的光泽,照耀尘俗的淡薄津渡,风光悠悠地湿暖大地万物,生生不息,堆积人类至珍贵的情感,于人世间编织一段又一段华丽璀璨的情缘,延续循环往复的喜怒哀乐。
霏霏细雨的午后,我心里萌生一股前所未有的冲动,毅然踏步重回金宝母校的怀抱里,秉持单纯的目的,为拍照留影,决定与27 年前,至今脑海偶尔闪过的残余画面来一场轰烈的邂逅相聚。27年前的沉寂夏天, 我和母校结下了此生像是冥冥中注定的美好缘分。如果那年父亲没有心软,答应转校的话,今天的我,又会过着怎样的人生呢?我心怀感恩,和她的相遇、相识,和今日的重逢。SAMSUNG CSC
我和她的缘牵居然系得如此微妙。
小时了了,因为每年考试的标青成绩,名列前三名,乡村里的教师向父母建议我们“三剑客”转校,跳到较大的鱼缸里畅游。我带着一颗探险的心来到了卧虎藏龙的新鲜环境里习武,却发现自己只是个拳头不足丰厚的窝囊废,面对一个个文武双全的英雄好汉,我始终缩着消瘦且发育不良的身躯犹如猿猴般地在母校慈爱的怀里撒野。母校一如往常,一代接一代地,灌溉我们知识,孕育我们智慧,传承我们文化,再给了我们一纸自我肯定的文凭,让我们踏足社会谋生时有了安稳的步伐,开启前途大门的钥匙。
而今深深刻画在我们脑海里,不再是埋头苦读的酸楚,竟是无忧岁月的美好记忆,向上和向善的学习精神,自强不息的坚毅。在校园时期,我从来就不是一个乖巧听话的模范好学生。自由自在一直是我渴望的梦想。蓦然回首,那近10年的光阴,我是一只奔驰幻想的脱缰野马,在母校那片青绿的土地,筑起了自己梦中童话般的城堡,“培元之夜”、“卡拉OK学会”等等,演奏一曲接近奇异的悦耳旋律。我常常在上课时,魂游四海,生物课教师的粉笔攻势每每将我招魂,强硬拉回残酷且陌生的课本世界。
SAMSUNG CSC或许是我当时造的孽太深,不懂珍惜,因此上帝也给了我惩罚,要我现在每天到学校,然后认认真真的学习,离不开背书包的日子,这是报应吗?而我却常抱着感恩之心,踏上人生另一页的幸福旅程。
雨点改变了空气的味道。我迎向微弱的阳光,再次在母校的小径放慢脚步行走,久违的气味和熟悉的画面,排山倒海涌上了心头,千头万绪;好的与不好的,愉快的与不愉快的, 我快速的按下充当相机的手机按钮,“吱咔”的一声后,那一瞬间,好像所有的记忆都不在属于自己了。仿佛我只是个过客,就像在红尘中潇洒走一回一样。
同样精彩的校园故事依然在其他年轻孩儿身上排期登场,不一样的欢喜结局,是让人充满期待的憧憬。夕阳下,我看到了母校别具一格的容貌。
过去,重要吗?
但它就是紧紧地贴着我们,想甩也甩不掉的斑点,如影随行。有时候,恨不得翻箱倒柜把所有的旧照片搬出来,一把火烧光光,昨日历历在目的浮光掠影顿时烟消云散,连人生步伐也变得轻盈几许,我们何必背负昨日沉重的包袱过活呢?母校有了更华丽的衣裳,唯一不变的,始终是我生命里的那颗宝贵的珍珠。
我们穷其一生精力,也不过寻找那颗和自己失散了的沧海遗珠,记忆里永远美丽的童年。#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