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8 July 2016

【孤独】

文/林健明(金宝)

出席一个健康讲座,和十多年没见面的朋友不约而遇,满怀感动的同时,也慨叹无限。那一刻,我正全神贯注地听演讲,友人抱着他刚出生不久的小宝贝,故意操作其小手五指摸我的头。当时我心想,光秃的头,总是让小朋友感到好奇,于是我也没有给予任何反应。可是那个动作不断重复,让我不得不转过头阻止,因为已形成了干扰。
正当我想开口喝止时,蛮惊讶地睹见一张熟悉的脸孔。
DSC00004_副本我顿时喊出了对方的名字。朋友对我露出了得意的笑脸,然后向我介绍了他的妻子,一家四口,其乐融融。过后,这位朋友告诉我,他喜欢热闹,有儿有女,家永远有温暖的感觉。
我和他同年,曾经是同事,也曾同住屋檐下。可是多年没见,他向他的梦想和理想前进,而我也一直在做着自己喜欢的事,可是如今他不但事业有成,而且还成了住家男人,不禁让我自叹不如。
最近好友们见面总会纷纷追问我道:“你几时结婚?还是一个人?”一个人究竟有什么不好呢?我喜欢一个人。
“专家说,一个人孤独是活不长命的,你不怕吗?”有位朋友甚至带着半恐吓的语气对我说道。我却含笑回答:“我怕呀,所以我特别留意自己的健康壮态。”这些日子以来,我都尽量拨出时间出席一些健康讲座,也到处跑,到处吃,冀望自己没白活,可以活得健健康康,快快乐乐。
其实,有多少人会喜欢一个人,以孤独作伴呢?几乎沒有。无论你认同与否,孤独是可以選擇的,但執著于孤独卻是一件极可悲的事情。偏偏习惯孤独的我,钟情于和孤独共度的美好時刻,因为孤独可以让我更冷静地观察和思考许多事物,在完全不被干擾的情况,接触一些自己喜欢的事与物,绝对是赏心悅事。鉴于此,孤独对我而言,是一种挑战,也是一种抗拒诱惑的机智性考验;当孤独的感觉获得升华,进而蛻变成倡导着我逐步成长的优良激素。DSCN0226_副本
或许,孤独是种宿命吧!我默然承受,天生喜欢体验和別人不一样的事物,纵使我一个人孤独地走在拥挤的人群中,我从來就不曾觉得自己是孤独的,因为群众的一举一动,那样深深地感动着神经接近敏感的我,也让我的存在显得更有非凡的意义。而所谓的孤独又算得了什么呢?我想起了不久前的合艾孤独之旅。
起航当天,原本淩晨12时58分,抵达怡保火車站的火車正如预料般姍姍來迟,迟了约55分钟。我非常有耐性地在3号候车站等待和期盼着,坐我隔壁心急如焚的搭客卻不禁发出连声叹息的声浪:“希望不要像上次赴新加坡那样,火車足足延迟了3个小时才开动。”我轻轻地报以微笑。一个人的旅遊依然听见许多的嘮叨和埋怨,耳根何曾清静过?豈能有真正的孤独?!我的内心不禁发笑着。就像现实生活,一些男性朋友失意时,也会对我诉苦说:“还是像你这样,一个人,自由自在,真让人羡慕。。。”不被另一半了解的感觉,才是真正的孤独!
自由自在、沒有任何约束的旅途, 就像人生,我仿佛看到了一幕又一幕精彩的电影,有许多闻名的古代艺术、名胜古迹、风俗习慣与独特的沟通语言,甚至青翠碧绿的自然景色作为故事背景的骨髓,精神饱满投入去看,卻原來是真实的演出,我仅扮演好观众的角色,嘴里仅懂一句“sa-wad-dee-khrap”便匆匆进场了。
那次的行程,主要目标锁定在宋卡的美人魚铜像。我误打误撞地选择了乘搭摩多,跋涉距离合艾逾35公里的里程。暴晒烈日下,前往目的地,绝非理智的选择,卻给了我无数难得的经验,如同乘搭火車,从怡保到合艾须费逾 9 小时,但长途旅遊巴士只需5个半小时左右, 与众不同之处,也就掀开了有惊无险的奇异之旅的序幕,代价是我必须忍受旅程中的孤独。的确,当被问起:“你一个人來吗?”我油然萌生很想躲藏起來的自卑心理反射 。一個人,何罪之有?
DSC00007_副本
我,的确一个人,习惯一个人,最起码尚有孤独作伴呀!不是吗?到合艾水上市场,遇見一个精打細算的妈妈,正在跟售卖煎鸟蛋和鸟肉串烧的小贩“鸡同鸭讲”似的争论着,她要鸟蛋和串烧各一半,小贩卻拒绝着這样单一的零售方式,我目睹这幕情景,深切了解孩子每样都想试试看的好奇心理,于是很自然地便主动建议,我们各买一样,然后再私下划分。热腾腾的食物到手后,我只挑了一些,和蔼可亲的妈妈嘱咐我应该多拿些,我卻微笑地摇摇头。心细的妈妈急忙要孩子向我道谢,我帶著孩子们心中的喜悦,匆匆地转过身離開。
那一刻,我感觉自己不再孤独。
我,就算一个人,在人生的旅途中又何曾真正孤独过了呢?#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