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0 July 2016

【守夜】

文/林健明(金宝)


忙碌之际,收到朋友传来的短讯,被告知一位同乡的中学同学的妈妈逝世的消息,除了感觉到意外之外,还有一些伤感。

数年前,这位同乡朋友辛辛苦苦地把双亲接到城市里一起住,就是为了好好照顾两老。

她的妈妈患有遗传性的糖尿病,每天需注射胰岛素,因此每天放工回家, 无论多累她都是坚持亲手给妈妈注射药物,风雨不改。渐渐地,妈妈行动不方便了,走起路来也不太灵活。但忙了一个白天回家,能和两位老人家一起聚餐,无疑给予心灵上莫大安慰。

“你知道吗?我们的晚餐其实就是他们的夜宵了!”朋友说着,眼中含着泪光,我会意地点头,忆起自己和老爸共餐的情景,深懂天伦之乐的道理。目睹老人家,快乐地把食物送进嘴里,那便是一种幸福。所以,她们姐妹俩也没有刻意让母亲戒口,反正她们的妈妈都那么老了,此时此刻我突然想起老爸生气的样子,餐桌上有他喜欢的喜欢,我不给他吃的话,他便会发出“咿咿呀呀”的怪叫声,比小孩子更小孩子,那一刻我们便发现自己长大了,父母却变老了,也变得非常依赖我们,他们连照顾自己都成问题。

只是,人生无常呀!

一直以来,半夜起床小解,她妈妈都是先摇摇枕边人她爸爸的手,然后一起结伴上洗手间,可是那个夜晚,她妈妈的行为却反常了,半夜自己一个人上洗手间。“扑”一声作响,她老爸从梦中惊醒愕然发现亲爱的妻子跌倒在洗手间,赶紧把她扶起,检查她的身体,问她痛不痛,她轻声地说:“没事!”到了白昼朋友上班时,也问了问妈妈,确定她没有异样才安心去工作。

可是,到了下午却意外接到爸爸的电话:“妈妈好像不行了!”朋友还以为父亲在跟她开玩笑呢!她镇定地拨了电话给姐姐,再拨了电话给朋友安排救伤车去她家,其实眼泪已经不停地在她的眼眶里打转。

赶往医院,岂料却从此和母亲阴阳相隔了。难道这是上天和她开的最大的玩笑吗?就那么的一个摔倒,她妈妈便离开了。

那晚是做法事的第一个夜晚。法事安排在家乡金宝进行。由于来的人不多,我们就坐在那儿聊天。望着朋友哭肿的眼睛,我不懂如何安慰她才好。她是一个挺坚强的现代女性,很少哭。面对生离死别的那一刻,我们真正领悟生命的脆弱。

两天没有睡了,她们现在最担心的是她们的父亲。两个老人家一起生活了这么久,另一半突然离开,是叫人难以接受的事呀!除了多关心老人家,有时候我们能为老人家付出的又是什么呢?


聊着着聊,也差不多十一点了。离开前,我们走向灵柩前上了香,我再看一眼遗照片中那慈祥的笑容,轻轻地说一声:“一路走好”。那一夜回家,想起自己去世一年多的老爸,我又失眠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