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8 July 2016

【一葉楓情】

 文/林健明(金宝) 

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儲書的櫥却往往讓人煩不勝煩,不但極易招惹塵埃,若果态度疏忽懶散,不勤於打掃,還會被噁心的蛀蟲纏上,心爱的书被咀嚼数页。疯狂起来,我实在想狠下心,索性放一把火将那堆书烧成灰烬,便节省许多功夫,一了百了!可是心里始终有点不舍,毕竟它们曾经陪伴自己度过许多失眠的夜晚。最终,我只好慈悲地投降,向现实低头,乖乖地打理它。
fy_jpg_jpg今午,我努力從排滿休閒活動的假日騰出一點空隙,迎着午後燦爛的陽光,翻箱倒櫃地進行拖延已久的掃塵工作。埋首全情投入之際,抽出一本小説整理時,一片深綠帶黑的枯乾楓葉從書中意外緩緩飃下,慌張的我倏然拾起,瞬息間仿佛有發現一塊珍貴之寳似的驚喜。
如果不是這樣的一個“意外”,我似乎也忘了那一片楓葉的存在。
記性日益衰退,許多人與事,我如今都需費個大勁在腦海搜索才猛然想起,有些根本無法記起來了,不是刻意忘記,也許是腦袋空間严重超載的緣故。那天代生病的同事征收学校的杂费,一位脸孔看起来有点熟悉的妈妈用怪怪的眼神把钱递给我,细声问道:“你不记得我是谁了吗?我们曾经是同学呀。金宝培元中学,你不记得了吗?”然后对方很努力地给我许多的明示和暗示,才唤醒我沉睡的记忆。
太多的前塵往事,如今只剩破離支碎的殘缺回憶,不美好的部分,在心智逐漸成熟下,也好像漸漸地轉換成為成長的養分,進而變得有點美好。不能變美好的,就讓它隨風而逝,我們的時間總不能浪費在過去的回憶裏。
美中不足,其实也是一種美。
閑下來時,我便索性用回憶拌酒,灌入愁腸,化爲烏有。此刻,我们起码还有选择快乐生活的权利,不是吗?
我不曾看過真的楓葉樹,多愁善感的自己卻一直想像看見它們那副歡呼雀躍的神情。那年,美國發動戰爭,攻打伊拉克,烽火連天中,我寫信告訴一位到楓葉國進修的摯友,頗想睹一睹楓葉的庐山真面目,但家裏的事和身邊的大事小事一宗接一宗,不曾停止,我恐怕连氣都喘不過來了。春花秋月何時了,實在想收拾沮喪心情,遠走高飛。一天,收到那位體貼的朋友寄來一片楓葉,楓葉香混合濃濃的情誼,突然讓我眼眶泛淚。
我曾幻想,在紅紅的楓葉樹下,浪漫的散步,兩人私私密語,談論我們大大小小的夢想。那片記載友情的楓葉剛好暫時滿足我的夢想,望“楓葉”止渴。現在我的嗅覺仿佛還殘留那天收到信時,楓葉的餘香。那是一種記憶中的美好味覺,不曾消失。
隨後,我把楓葉當書簽,夾在書中,讓它隨記憶沉澱。生活的瑣事太多。如果不是今天的打掃,我也忘了楓葉這囘事。我的生命似乎和這片楓葉緣分深厚。經過多時,楓葉居然沒有腐爛,而我和那位遠方朋友的情誼是否也會這樣永存呢?
於是,我決定把那片和我有緣的楓葉細心處理,好好珍藏起來。就像我珍藏了那份情誼在心中。相遇到相知,本來就是靠緣份,緣起不滅呵。
楓葉的花语是自制能力。我曾读过一段文字,大意是:”喜歡楓葉的人,便表示那人有一套屬於自己的生活原則,積極進取;在感情方面,則顯得比较退缩。。。”仿佛說得絲絲入扣,看得我心猿意馬,是我聼者有意,還是那些文字太對座入號了呢?
寧靜的夜晚,我仰望星斗永恒不變的陳列,一葉知秋。馬來西亞这里沒有秋天,一連四季熱情如夏。在国外的秋天,滿樹紅紅的楓葉,正準備好存下來的糖分,分解轉化成花青素,讓葉子的顔色变得更鮮紅奪目,好過冬呢!
冬天终究會過去吧!人生的冬天相信也會如此,所有的不如意終究會成为過去;只要時刻一到,我們必然可以再看到泛着光澤的楓葉樹,傲然地展示一身的嬌艷!
所有的不如意仅是人生的短短插曲,一个小小的过程,算得了什么呢?枫叶1
打掃工作告一段落後,我終於鬆一口氣,泡了一杯苦瓜茶,播放一些節奏緩慢的音樂,隨手翻閲一本詩集,讓疲憊不堪的精神充電。剛巧讀到李商隐的詩:”寒夜孤单谁相伴, 雨意绵绵情难断。枫醉未到清醒时, 情落人间恨无缘。”何等慶幸自己沒有恨無緣。緣分天注定。這些日子的磨練,感觸如此之深,竟也如此感慨。
那一片楓葉,在我平淡的生活,竟烙下了属于生命的印記。#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