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8 July 2016

【宠物】

文/林健明(金宝)

夜阑人静,明月下沏一壶茶,准备让思想放空。这是临睡前纾解压力的方式。收音机以不大不小的声量播放着古巨基的《爱与诚》:“别再做情人,做只猫做只狗,不做情人。。。做只宠物至少可爱迷人。。。”歌者似乎把大部分的人对爱的呼唤赤裸裸地诠释了出来,顿时拨动内心深处的某根弦,异常教人感动。
我没有养宠物的“好习惯”,因为实在不懂得如何把宠物照顾得无微不至。就算天赐良缘,让我碰巧邂逅可爱到不得了的宠物,我也只看不养,宛如购物中心为名贵的物品挂上的牌子:“只准看,不准触动”,注定和宠物保持“刚刚好”的安全距离。左思右想,我为自己挑了个最好的理由:“我哪来那种闲情雅致呢?”
795879_65866368_副本七除八扣,我连照顾自己的时间都嫌不太足夠,哪还剩余时间照顾需要很多爱的它们?除非宠物可以自己照顾自己,又或许是自己比宠物需要更多的爱?但如果宠物有能力自供自足,人们恐怕也失去赡养它们的乐趣了。
有个很有爱心的同事悄悄告诉我,她鼓励小朋友养宠物,因为可以从中培养小朋友的爱心和耐心。她对付她家里耍皮的小朋友最厉害的招数便是:“你要把你的功课做好,你才可以跟你的小猫玩。”这样的一种奖励方式神奇到如同魔法,百试百灵。魔术棒一挥,小朋友果然乖乖听话,马上服服帖帖地把功课完成。
侄女在网上兴高采烈地和我分享她养宠物的心得。纵使我没有养宠物的嗜好,但分享以后还是会幻想一下:“如果我养宠物的话,肯定不会只养一只!”这样的话,孤独的宠物就会显得寂寞非常。郁郁寡欢的它,又岂会长寿呢?我要养我就索性养一对,成双成对;一个取名叫“快快”,另外一个就叫“乐乐”。我们养宠物的目的也莫非如此:让自己快快乐乐,如同为简朴的生活注入一支兴奋剂;我们好好照顾宠物的同时,也渴望从他们的身上获得一些快乐,不是吗?
至于随性随缘的我会选择养什么宠物呢?猫、狗、金鱼、鸟、小老鼠、虫、白兔子,还是蜥蜴?或许我也会和侄女一样,同样选择养兩只小乌龟。每当我看到小乌龟缓慢地爬行,我便会想起思念中的某人。9380009_副本
小乌龟有某人的縮影。
寂寞无聊时,当我目睹那只慢慢爬行的小宠物,我便会想起呆头呆脑的某人。这不是挺好的吗?小乌龟在小缸里缓慢地爬行着,我也想起了某人那啼笑皆非、纯纯蠢蠢的模样,那么的让人欢喜,也同时那么让人厌烦!当宠物耍赖起来,到处大小便,又或者不懂藏身何处,有意无意地把主人吓得措手不及,仿佛和某人同一个款,同一壳里钻出来。
想念的季节,我会把那宠物搜出來,摸摸它的头,对它倾诉我无穷无尽的思念;当我开心的时候,我也会把那个宠物箱搬出來,对它尽诉我的欢愉。而当我伤心难过的时候,我则会对着那宠物默默无言,什么都不说,可能只会对着它流泪整个夜晚!
宠物,的确拉进了人与人的距离,超越了空间,也填补了虚空,有非常良好的移情作用,意义非凡。
说起来,我也曾经有过养宠物的小小经验。那个时候大概五、六岁吧!还不知道何为宠物的我,在家里养了一只毛发黑绒绒的小狗儿。到现在还隐约记得那只小狗儿很有灵性,常陪我玩。每次它看到我放学回家都会迅捷的飞身扑过来舔我的脚,缠着我不放。我和它之间的感情也就在它缠呀缠间产生了出来。可是不幸的,有一天,当我高高兴兴的放学回家,却听说它在家门外不远处被一辆罗厘意外撞死的噩耗,那是我人生第一次面临生离死别。“它是不是等不急我放学回来陪它玩而遭遇不测呢?”我因而内疚了颇长的时日。
也许那便是我不再养宠物的真正理由。
做宠物,看起来似乎很容易,只要被主人疼爱就行了,这样便可以吃得饱穿得暖,吃的饲料也可能比一些人吃的三餐还要昂贵;做情人比较难,当有一天,你不再爱我,无论我如何摇头摆尾,你厌烦起来很可能一腳就把我踢开,我也不懂往哪里躲來抚慰那受创的心灵。
不做你的情人,可以做你的最佳宠物吗?请别把我当情人,就当成你喜欢的宠物好了。当你孤单的时候,陪伴着你,对你绝对忠诚,不离不弃,用最纯真的爱守候着你,一辈子。
可悲的是,今生我是一个有血有肉有泪的人,不是可以让你挥之则来呼之则去的宠物。试问一下,当你生病的时候,宠物会为你熬夜煎药吗?当你疲惫的时候,不想开车,宠物能替你效劳吗?当你有许多的难题似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时候,你那摇头摆尾的宠物真的可以时时刻刻为你分担和解忧吗?
宠物,美其名只是宠物而已,不能把宠物当情人看待。
pet-2014-1208-1_副本我不想做你的宠物,这一生只想好好地做你独一无二的情人。而你也不要把我当宠物視之待之。宠物,如果不是一只狗一只猫,而是一本书、一盆草药,甚至是一番大事业,我深信人们口中的宠爱将会有更辽阔的观感和视野,随星移斗转,继续流传。#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