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8 July 2016

【一颗善心】

文/林健明(金宝)

那年的生日,我感觉身体非常不适。那段时期,我的脸颊异常烫热,初时我并不以为然,判断是吃多了煎炸的食物,发热气之故,没啥事。但渐渐的,我的颈部莫名抽搐地疼痛,头冒金星,排山倒海而来的激烈生理反应,让我察觉自己的健康响起了警钟,终于我甘愿寻医,作进一步的检验。
医生量了我的血压也大概知晓我的病情。过后,血液报告出来了,他详细地跟我解说:“你的血液浓稠,我们更发现你的血液里有许多小凝结块,相信这是造成你血压偏高的主因。”当然还有不规律的生活习惯、不良的饮食习惯、缺乏运动等等也是“隐形杀手”。
乖乖听完医生的话,我一脸疑惑。经验丰富的医生拍拍我的肩膀:“年轻人,血压高不是绝症,你不必太过担心!”我没有担忧。我只是不甘心。为何其他人过着比我更糟的生活、吃得比我更放肆、也懒得动都不想动,为何却有着漂亮的血压指数呢?
DSCN1192_副本谁能告诉我,为何血压偏高的是我?
从不能接受到接受,我作了极大的心理调适。一路走来,没有想象中的容易,但事实上也不见得有多困难。感恩一路上我遇到许多有善心的医生。医者父母心,他们不但医病,更多时候他们是“医心”,用心聆听病者的内心感受,给予医药方面的专业性开导,让病者建立起强大的自信心,与恶毒的病魔博斗。
我跟我的医生说:“你没有高血压,你可能不知道血压高病患的痛苦。你读的只是书中的知识,纸上谈兵,幸好有我这位病人给你更多的资讯……”那段时期,我也忽视了生活与休闲的平衡,加上降压药副作用的双重冲击,不知不觉地忧郁起来。许多悲观的念头充塞脑袋,斑斓的生活色彩逐渐褪去,仅剩灰色地带,所有不好的事仿佛同一时间降临身上,更想过用最消极的方法解决问题,一了百了,不想连累身边任何人。
也许前世修得福报,今生我邂逅了善心朋友,他们发现到我异常的状况,不惜“厚着脸皮”地及时伸出援手,强硬地把我从鬼门关拉了出来。这一生,我是何其幸运,我的身边时时刻刻都会出现许多善心的朋友,在我最需要他们的时候,总会像写好的人生剧本一样,轮流排队出场,就算是一个淡淡的微笑,也让我感觉无比温暖。活着的感觉真好。
我常想,如果一个人没有了善心,活在这个世上究竟又有何意义呢?21092011193_副本
20 年前,我和一位同事加班后去吃晚餐。用膳完后我俩却发现挂在摩哆车上的头盔不翼而飞了。我以为那位同事会怒火中烧而破口大骂,结果他居然低声说:“不要紧,也许对方有需要而拿走了。”
瞬间,我觉得那位旧同事的头顶上有发亮的光圈,极像天使。是的,针对一些已不能改变的事实,我们何不转变自己的心态,正面和潇洒地应对呢?
两年后,我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窜入象牙塔,忙碌的课业总让慢腾腾的自己失魂落魄。有一次,我赶着去上课,匆忙间粗心大意的我竟然把摩哆车的钥匙丢失在摩哆车旁。如果遇到了坏人,恐怕早就把我的摩哆车给骑走了!可是当我若无其事地上完了课,大摇大摆地回到摩哆车停放处时,居然发现那摩哆车的钥匙“偷偷”地藏在我的头盔里。那一刻,可能是起风的缘故,沙吹进了眼睛,我发现自己的泪水簌簌地掉落。
我坚信人性是善良的。最近发生在中国佛山接連被兩輛車碾過的小悅悅死亡事件,使我震惊的同时也感触颇深。到底一个人的善心,该如何打分呢?学校的教育有教到吗?试问:“一个医生,如果没有了善心,就算再‘专业’又如何呢?”各行各业也是一样的。失去善心,我们到底还剩下什么?
日前在网络上,我读到了这样的一道有趣问题:“沖着门口的电梯间的壁上,特别设计了一面鏡子,有什麼作用?”据说在台湾电视台一个问答环节中,问了这个问题,全体嘉宾及现场观众竟然沒一个能答对!而你是否又知道正确的答案呢?实际上,这问题的正确答案是:为了坐轮椅的殘疾人士出电梯时,不用转身就能知道身后的情況。
你的脑海里是否闪过这样的标准答案?
我相信,一个有善心的人,心中有爱便会往更好的方向走去,努力向上。生活如同洪水猛兽,如果我们没有善心,不能好好地和这头猛兽和平共处,恐怕引发更多的灾难,两败俱伤,不是吗?
如果不是一颗善心,为人父母者究竟凭着什么陪自己的骨肉经历那么多的风风雨雨?当孩子还是婴儿的时候,父母亲深夜里甚至必须苦熬,就只怕一直不停地在哭闹的孩子肚子饿了还是生病了;在婚姻里,如果不是一颗善心,两个人如何一生一世,白头偕老?一个女人,最大的善心便是明明那个男人已经不爱你了,你还得继续苦撑下去,为了给孩子完整的家,期待那个错得离谱的男人早日回头是岸。世上种种事亦然。
DSCN1899_副本凡尘间,我们尝试用一颗善心品味人生,肯定有许多料想不到的惊喜,人生原来可以如此精彩。行文至此,不禁让我想起了泰戈尔的诗句:“世界以痛吻我,要我报之以歌。”为善最乐。
平凡的世界因一颗善良的心而变得更美,散发无限光芒。
#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