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8 July 2016

【肉骨茶里的思念味道】

文/林健明(金宝)

跻身不再熟悉的繁忙都市,人群的喧嚣使我的情绪陷入恐慌中,忐忑不安;永不息止的车水马龙和快速的前进步伐,也在瞬间让已习惯慢节奏的我不知所措。从金宝到巴生,飞驰190公里的旅途,我不过单纯地想好好尝一口肉骨茶的美味。事过多年,直到那股沉香树根的香味扑鼻,我才知道自己真正喜欢肉骨茶的原因,绝非满足贪婪的肉欲,而是那种让人感动的味道,属于尘世间难得的人情味,叫我欲罢不能。
DSCN0028.JPG爱吃肉骨茶爱到像我这个疯狂地步,实在叫人匪夷所思。喜欢一道美食,其实就和喜欢一个人无异,有时候毫无道理可言。喜欢就是喜欢,接近执迷不悔。基于健康理由,我平时不敢对肉骨茶存有任何一丝一毫的非分之想。也许压抑得厉害反弹更甚,我对肉骨茶也就堆积出长长的思念之情。
追溯某年的某个夜晚,极其偶然地邂逅网友热烈讨论,准备到肉骨茶的发源地集合,大快朵颐。馋嘴的我不禁听得牙痒痒,整个脑海充斥着肉骨茶香的药材味道,久违的当归、杞子、甘草、党参、川芎、桂皮、八角和丁香等等,再联想到吃肉兽的自己吃肉的有趣画面,精神不禁顿时为之一振。缘分这回事确实颇难解码,无心插柳柳成荫!因一时之兴,让我安然解除戒备,和面子书里的网友许下“绑心之约”,结果酿成碰面的良机,相见欢。
肉骨茶的诱惑,是否如此叫人难以抗拒?摊开心中斑斓剥落的记忆地图,我仅记得巴生某地区天桥下那档,37年来只吃过一次却挺难忘的“正宗肉骨茶”。屈指一算,那已是10多20年前的陈年旧事,甭提了!可是我始终深信,记忆库里收藏着的美味,从不曾消散;像似久未联系的友人偶尔碰面,一句用心的问候:DSCN0025.JPG
 “Mike,最近你还有没有去吃肉骨茶?” 瞬间让我感觉人间处处有关怀,温暖无比。无论是被人关心或关心别人,美食成了共同的语言;将心比心,亦起了抚慰和互相勉励的作用。
说穿了,肉骨茶乃是我和友人作贴心问候时的通关密码。
两三知至缺乏聊天的话题,我们便会谈谈哪里的肉骨茶较好吃,哪里的肉骨茶完全没有肉骨茶味道。好吃,没有所谓的定义,喜欢便觉得好吃了。于是,就算再长时间没见面,我们也不觉得有多陌生。无论身处世界任何一个角落的朋友,只要轻轻一句“看,那里有Mike喜欢的肉骨茶。。。”在辽阔的网络世界,肉骨茶便是国际语言,思念不再是一种病。
相信我们都会记得肉骨茶的味道。
目前,我吃过最好吃的肉骨茶,居然是离我住家不远的一家肉骨茶小店。我觉得是上天故意安排,严峻似的考验我的定力。每一次,当店里的老板見到无法抗拒肉食的诱惑,一脸馋嘴的我,总是热情款待,然后笑脸奉迎地慈祥问道:“老板,你要加很多很多肉,对吗?”霎那间,我突然很想下定决心戒掉吃肉骨茶的习惯。
DSCN0029.JPG但是,戒肉如戒你。戒你太难。当香喷喷的肉骨茶,冒着袅腾腾的热烟被端上桌,无肉不欢的自己,可暂且把一切的哀伤烦恼通通抛諸云霄外,一脸开心地咀嚼着那肥肉大骨,吃到满嘴油腻。什么胆固醇、卡路里、血管阻塞等等老早忘得一干二净了。生活嘛,本该如此洒脱。肉骨茶教会我一个简单的道理:做人要及时行乐。
人生短暂,烦恼那么多,快乐那么少。我们须多做一些让自己觉得快乐的事情哦!肉骨茶,仿佛是我的忘忧茶!只要把那夾杂中国茶香味的美食灌下肚,就立即消化了一切尘俗的哀伤。每次我吃着它时,回忆起以往从远方飘洋过海,前来辛勤干活的一群;苦劳和汗水,那碗肉骨茶仿佛吃得更滋味十足。
过去就让它过去吧!在起风的季节,尽管让种种的纷纷扰扰随风而逝。我不想继续追忆巴生天桥下那档旧有肉骨茶的美味,卻冀望会有另一股巴生肉骨茶的罕有味道取而代之,慑我心魂。果然,上天似乎冥冥中安排了和网友们见面之邀约,结下良缘。大伙儿见了面,握个手,再坐下来叹绑线肉骨茶,愉快地解决就摆在眼前的大骨、小骨、三层肉、排骨、五花肉、猪蹄、猪肚、猪肠,伴随味道刚刚好的汤头闲话家常,吃得不亦乐乎,而吞下肚的美食,从此也多了友情的温度。DSCN0492.JPG
曾经我不相信网站世界,这个纯属虚拟的国度会结啥善缘!可是一些美好的事 , 却将我们这群有缘人紧紧联系在一起,同时也给我们这群接近天真又带点傻里傻气的网友捎来连连的惊喜,让平淡的生活起了阵阵的涟漪!或许我们都付出了彼此的诚意,真心分享生活的喜怒哀愁,于是所品尝的肉骨茶,也散发了浓浓的友谊香。
当我想念朋友的时候,思念不再是痛苦的事儿,眼前那道美味的肉骨茶恰好派上用场,解我思念之愁。想念你们啦,我亲爱的朋友。#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