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8 July 2016

【我是你的蓝颜知己】

文/林健明(金宝)

喂,你还好吧?可能玩太疯的缘故,早上醒来时头晕晕的 … … 我爱你,宝贝!好好加油哦!
烈日当空,手机一震,我按了按,读着有些暧昧味道的短讯,咧嘴笑了笑。正在上体育课的同事见状,忍不住半开玩笑地挑衅道:“瞧你开心的模样,准是情人传给你的吧?”的确,毫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是女朋友抑或老婆传给我的肉麻讯息,但对方两者皆非。
她说,我是她的蓝颜知己。
以前,我只听说过什么“红颜知己”。所谓的红颜知己,乃是一个在精神方面能够和你达成深刻共鸣的女性朋友,异性知音者也。当你有烦恼的时候,她无条件地扮演“情绪垃圾桶”的角色,听起来蛮羡慕的。
我们不是常说,成功男人的背后,总有一个默默支持他的女人吗?“英雄配宝剑,红粉赠佳人。”这里的“红粉”指的便是红颜知己了。她,不是女朋友,也非妻子,但她却是一个懂你了解你的人。“他不吃辣椒的… .. ”餐桌上,当我们听到对方这样说时,我们都抬头相望,会心一笑。我们都知道她是男方的红颜知己,不然谁有闲情关心你到底吃不吃辣呢?两人的关系是“比朋友多一点,比爱人少一点”。 不过,红颜祸水,男人最害怕的便是因为一个红颜而闹得家里鸡犬不宁、妻离子散。如果你是女人,你是否真的能容忍丈夫在外面有个红颜知己的存在呢?但站在男士的立场,如果现实环境允许,大概都渴望能有一位除了妻子以外的异性知己在身边吧!男女大不同。假如好朋友是美酒,男人的红颜知己无疑是非常让人迷醉的一种酒,恒久芳香。
我想起了自己在念书时的“红颜知己”—冯玉萍。
吃_副本_副本上中学时, 我就喜欢投稿。阿萍写字美而工整,因此我写的稿都会拿给阿萍抄写一遍才寄到杂志或报刊。然后许多属于年轻人那个年代的活动,我们有影皆双,歌迷会、郊游等等 … … 甚至留宿在外不归家也是那个时候开始的。中学生已经开始流行谈恋爱了,但我们心里清楚,我们只是永远的好朋友。这种可遇不可求的缘分,命中注定。 红颜知己,仿佛萦绕在你身边的一抹阳光,照亮你的生活,使它闪耀绚烂的生命色彩,我们的内心世界因而泛起了一波接一波的涟漪,贴满精彩的画面。 长大以后,我渐渐发现,男女之间的关系,如果发展不成情人的关系,其实挺难成为要好的交心朋友,充其量也不过是“泛泛之交”,仅仅是在偶然相遇的空间里虚寒问暖而已。尤其是当一个人真的长大以后,别人的关心, 如果不妥善处理便很容易形成一种沉重的负担,甚至连“你好吗?”诸如此类简单的问候,有时也仅能敷衍地回答。 保守的年老一辈常提醒我说:“你以为男女之间,交往太亲密,除了情侣关系,还能有真友谊吗?”我始终不明白,为何不可以呢?想深一层,都是男人无止境的欲望惹的祸呀!我喜欢你,我就想把你占有,你做不成我的女人,就连普通朋友也沾不上边了。 可是世态在变,而人与人之间的友谊关系就只能一成不变吗?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我喜欢你。但那种喜欢并非占有。我喜欢把我的感觉告诉你,我喜欢把我内心的话一五一十地对你说。我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我知道你喜欢听什么音乐。。。但我们之间不存在爱情。你宛在水中央,你我之间朦朦胧胧的距离,多凄美呀!我把你放在心上了,却不属于“爱人”的位置。 曾经,我像个顽童般好玩地对你说:“我爱你”,你却把它当成是笑话来消化了。我们之间的亲昵,连对方的名字也不喊了,就“喂、喂”般互相呼叫,超越了世间设定的礼仪,却享受着不受约束的极度美好感觉。那种微妙的情感,自然坦诚而潇洒。最美的境界就在于,我们始终坚持守着最后的一道防线,甩开肉欲的诱惑,让精神层次里那丰盛的爱无限升华。
平_副本所以你说,我是你的蓝颜知己。我知道你是想在你我之间划上一条线,为我们的关系设限。我会好好做你值得去珍惜的朋友,以男人的天赋,演绎着一种现代男女感情的新模式。那种情感是真实的,让人感觉特别美好。无论是近在咫尺,还是在水一方,若即若离,我都得心应手,拿捏裕如了。
今生,我属于你生命中的精灵,我们彼此心意相通。我们只是不想做红尘中的庸俗男女,出于泥而不染。当世人用异样的眼光看待,但愿那一刻,我们的友情可以经历得起风霜雨水的洗刷、时间的考验。 这一生,我们乘搭了一艘叫友谊号的船,风雨共渡。那船徐徐扬帆而去,在人间航行;学海无涯,我们必须付出更多的真诚与勤勉,用欢笑和泪水靠岸。“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当同怀视之。
没错,你做不了我的红颜知己,就让我做你的蓝颜知己好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