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8 July 2016

【沒有哭的权利】

文/林健明(金宝)
漫游网络世界,每分每秒琳琅满目的资讯排山倒海而来。2011年3月11日下午3时左右,我在面子书上,获悉日本地震的消息。原先估计此非什么悚人骇闻,因为地震发生在该国乃正常现象,若果发生在我国才算世界奇闻,所以我也不多加理会。只是过了约半个小时,透过网友挂上现场直播画面,我目睹外国电影特技般的画面,钢骨水泥的建筑物如同垃圾被洪流强力掩盖、冲走,突然醒悟其严重性,吓了一跳。
12237_副本地震,不,是大地震,9.0级,日本史上最惨重的地震,随后的海啸更是致命一击。
那一刻,我们都深感无助。可是,就在那一刻,我看到了人性,也看到了善良,有网友以快速的时间在网上劝说道:“日本地震海啸,导致海底光纤网络电缆断了,所以网络大塞车,就像上次印尼海啸时候一样。那些有用Youtube或PSP, Bit Torrent 等等大量下载的网友,请暂时停止使用,把有限的网络频道让给日本,因为他们现在只剩下网络还可以通讯,电话全部瘫痪了。。。”碰巧接下来的数天我北上,没空使用网络,原占用的网络频道可暂时让给更多有需要的人使用。
资讯时代,网络发挥极大功能。世纪性的灾难当前,网友们充分利用发达的科技工具来传达最新最有用的讯息。那些讯息靠面子书和推特等等散播出去,让受苦受难的人们感觉依然有人和他们同在,并肩抵抗,起码可以告诉他们,在苦难面前,他们并非孤军作战。
北上吉打的日莱峰,同伴们的心却牵挂日本地震的灾情。为了获得最新资讯,我们密切留意电视新闻,还有报章。同行的友人有个日本媳妇,她过后打了一个电话过去探问情况,平安没事,终于放下心头大石。
可以想象日本灾区的情况有多糟吗?全东京的电话似乎不能正常运作,友人的媳妇也暂时无法和她的日本爸爸妈妈取得联系。当时,幸好有网络,可是老人家会不会上网又是一个大问题。一位刚巧到日本考察的大学讲师,刚从京都大学回到旅舍,才知晓東京東北处发生了強震。她发电邮给在仙台的朋友,但电邮都无法顺利发出,被打回头,原来一些地方已经断电了,连网络也无法正常操作。外头,道路一片车水马龙,整座城陷入瘫痪,有人索性弃车步行回家,走为上策。jp311-01_副本
这个时候,许多可以成功上网的日本友人频频在网上留言报平安。读着他们简短的留言,我却有种欲哭的冲动。平安就好!其他的,重要吗?在这水深火热的时刻,偏偏有不怀好意之徒想趁火打劫,唯恐天下不乱,让不实的短讯满天飞,传说某著名新闻媒体证实核泄漏,辐射将波及邻国等等假消息,弄得人心惶惶。当晚,我在金马崙山上,天空飘着雨,像在哭泣,又像在控诉,日本的惨剧何时了。新认识的朋友阿雷,读到辐射的新闻短讯后,看来有些忧虑,特地买了一把雨伞,保送我上他的车。那一刻,我想起日本许多失去家园的地震海啸受害者,真想在他的车上哗啦地大哭一场,是雨水,抑或自己的泪水,已经无法分清楚了。
泪水,如果能让人类脱离灾难多好?生命是无常的。我们怎样努力也无法抵抗大自然的力量。瞬眼间的地震和海啸,便把美丽的土地毁得不堪入目,见者无不心酸。在这一刻,日本人却充分发挥冷静和坚强的个性,把悲伤化着一股强烈的求生意志,沒有怨天尤人。有一位日本网友甚至说:“虽然我在日本,但其实庆幸是发生在日本,不然死伤人数肯定很恐怖,我相信全世界只有日本才可以把死伤降到最低!” 而一个20多岁的日本女孩,父母都被水沖走,生死未卜,但接受记者的访问却回答道:“我沒有哭的权利。”读到这新闻的我,又想哭了。
眼睁睁目睹日本的不幸,我们实在找不到任何理由来抱怨生活。我们的苦难到底算什么呢?我们是否曾经亲身经历过早上还亲热拥抱的双亲,霎那间却被无辜的天灾带走了呢?美丽的家园被海啸无情摧毁了吗?还有更多更多的悲剧,是的,我们没有悲伤的权利,只剩活下去的努力。
jp311-20_副本所谓患难见真情,患难中,大家更要积极发挥互助互济的大爱精神,助人为快乐之本,真情呈现人性最美好友善的一面。日本人救人不分族群,更让人感动的是,那福岛50名“无名壮士”,不惜冒着性命的安危,保护全日本,甚至全球人类的安危,免受核辐射的伤害,舍己为人的大无私精神,更让人万二分地敬佩。311日本大地震,我会记住,不会忘记,学校没教的一堂宝贵历史课。#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