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8 July 2016

【萍水相逢】

文 / 林健明(金宝)
挚友雪萍千辛万苦终于拿到了博士学位,听到这喜讯我拨电约了禄永和繁彪出来,美其名是为雪萍道贺,其实是想大伙儿聚聚,聊聊天。这些日子以来,我们都有断断续续地联系,偶尔都会探听到对方的消息。屈指一算,原来我们已经相识20多年,彼此的友谊并未被岁月冲淡,反而因为累积更多的生活历练而变得更深厚,更懂得珍惜。
SAMSUNG CSC说起来,我们四个的认识经过也相当微妙,皆因星洲日报《学海》学生记者队结的良缘。中四那年,我也算是《学海》的活跃分子之一,任何活动我都积极地参与,我们的情感就这样一点一滴地堆积起来,一步一脚印。我们四个属虎,恰巧地“彪”字有“虎”,所以我对“曾繁彪”这名字留下特别深刻的印象。
中学毕业后,我们都为了自己心中的理想打拼,各分东西,唯独繁彪一人好像一直没变,留在家乡,坚守着他的家族生意 ——传统中药店。在朋友眼中,他一直是个大忙人。数年后,我们相约再聚,我听到繁彪不经意的一句话:“你们都是大学生 … … ” 不知怎么了,心里顿时戚戚然。
所谓学无止境,大学只不过是区区的一个学习过程,纵观整个人生,这点学习算得了什么?人生路漫长,我们要学的何止学府那套?当时我听说繁彪在学中医,经营中药店,选走中医师之路乃理所当然。我们除了虔诚地送上祝福,还半开完地笑说:“以后生病了我们便来找你!”
传统店铺的生意难守,有段时期,我还以为繁彪在卖纸尿片、牛奶粉,转行搞杂货店了。难得约他出来聚餐,耳根总传来他一肚子的牢骚:“许多病患总是在西医束手无策的情况下才来找我们中医。有一天,我要告诉病人,我们东方传统医疗的好处。。。”我仰望他讲到青筋暴现的模样,连哼声都不敢。
转眼间,他已经是个年轻的中医师,并且志气满满。
关于中医医疗,我们所知有限。提及中医,我们常常想到的居然和“神棍”甚至是“江湖术士”产生关联的画面,极为负面。无可否认,一些病人就是因误信一些修行尚浅的中医师的话,错过了接受正确医疗的最佳时期,轻者只是时间和金钱上的损失,重者则面临死亡,这些消息我们在各种媒体时有所闻。SAMSUNG CSC
“到底看中医抑或看西医好呢?”
生病时,我们可能都会问自己这样的问题,因而挣扎。中医疗法,提供病人另外一种医疗方式的选择,最终的选择权利还是掌握在病人自己的手中;自己的命运,自己决定。我喜欢看西医,因为西药很快见效,吞下药丸,过一会儿有病痛的地方就变得不痛了,对急性子的我而言,医学没有绝对的对错,只有哪个有效的医疗方法适合病者本身。
我是个好奇心极强的人,最喜欢以身试药。单是降血压的西药,我就试了十多、二十种。直至接触到药丸我就心有余悸,我开始尝试寻访中医师,于是“曾繁彪”这三个字又出现我的脑海里。繁彪他其实知道我一直努力减肥就为了远离高血压的缠身。我告诉他,我最大的问题是:“失眠”。我不是不知道早睡早起对身体好,可是我就是睡不着。无论我如何拼死拼活地找周公,周公却不懂溜到哪里去了,我就是找不到他呀!
繁彪替我把脉,进行一般的中医看诊步骤:望、切、闻、问,我的病情无所遁形,他再递给我一小瓶褐色的药粉,说是可以帮助我入睡,让我产生睡意。我傻傻地问:“不会是安眠药吧?”大概是吃西药吃多了,我还没有清醒过来。现在看中医师的确方便许多,不用拎着药包回家慢火煎药,省时省力。我把药粉当仙丹来服食。
一位教师,最大的财富便是他的教学经验,每次在课堂上发生的大大小小事情都是他无形财产的增值;至于一名中医师呢?繁彪对我笑说:“我们是越老越有价值的!”看越多的病人,他们累积的经验也越丰富。但传统医疗的方式还是可以推陈出新, 在保留传统美好的同时,也注入创意的元素。每次和繁彪聊天,我都觉得自己的口袋又装满了一些,我们可以从食疗聊到医药界的各种“奇观”,再畅谈生命和人生。最近他更和我分享原始点疗法,自己帮自己按摩,祛除病魔。
每个人都有遭遇挫折的时候。每次我看他笑看风云,屡败屡战,潇洒地面对挑战,那股“牛劲”是值得我们学习的楷模。有时候,听到他说一些怪人怪事,我忍不住拍案大叫道:“什么世界?这样的事情都会发生?”他却可以面不改色地淡然处之。“医一个人最重要的是先医他的心吧!”现在,每天清早,他都和他的病人们互相交流,彼此分享,彼此学习。中药用以调理,慢慢才见效;病人也需慢慢调教,灌输正确的保健法。
咱们难得萍水相逢,缘也。#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