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8 July 2016

【我是爱情小说迷】

文/林健明(金宝)
“林健明 … …” 当我还沦陷于家明与玫瑰超凡脱俗的恋情中,生物教师的粉笔,瞄准,从白板的方向90度掷向发傻发呆的我,真痛!依旧未清醒。
生物教师,我们这群恶魔暗地里替他取名“Bio 佬”。
19300001391753132634637455846_副本这位生物教师也算是个奇人,从来就不见他带任何书本进课室,20年前还未使用演示文稿,复杂的高中生物课程内容他却仿佛一字不漏地输入他的脑海里。他可以一边讲课,一边用眼睛扫描,当原本粗长的粉笔写得短得不能再短,弃之可惜时,他便顺手发动他的攻势。班上没专心听他的课的学生准备受刑,百发百中,一派凌厉。
上课违规真的难逃他的法眼,尤其是永远迷迷糊糊的我。
中学时期,我就很爱读爱情小说,别人抱着参考书日啃夜啃,背得滚瓜烂熟,为茫然的前途全力以赴,而我却为了爱情小说中的男女不能在一起而抱枕痛哭。我不敢回想以前的自己究竟是如何的“变态”,但现在想起那个日夜颠倒捧着爱情小说,读得不亦乐乎的自己,有点像“恐怖分子”。
那个时候,我心里一直存着狐疑,为何爱情小说那么的好看,一些报章却鲜少连载刊登呢?后来我加入报界,找到了真正的答案:
“刊登太多的言情小说,恐怕会荼毒年轻读者单纯的思维,后果堪误。” 有一定的道理。
不是不鼓励读者读爱情小说,只是爱情小说写来写去都是那个特定的模式,富有又帅的男生爱上漂亮又有智慧的女性,读多了真的会变白痴。但不写得“浪漫”一些,不“超现实”一些,或许就没有广大的读者群死心塌地来捧场了!只是一旦读者沉迷起来,无法自拔,恐怕变成吸毒者般,蹉跎美好的青春年华。
渐渐的,我也长大了。我开始明白为何自己那么喜欢爱情小说的理由,全因好奇心作祟,渴望看清楚爱情的各种面貌。这或许就是命中注定,我无法摆脱爱情的魔咒。后来我的世界好不容易挥别了岑凯伦、琼瑶、亦舒等等,但我却爱上了韩剧,从早到晚都“浪漫满屋” 。
20131214234842498_small_副本如果你是个极度理性的人,遇见我,恨不得干脆拿把刀将我活生生砍死算了,以免影响市容。其实我并非不了解,我爱看爱情小说或韩剧是试图在小说或电视剧中找到接近自己理想的情人和梦寐以求的爱情,有点像雪糕,营养价值不高,多吃害处多,但不完全没有所谓的价值存在,至少它甜蜜的味道让人回味。
但寻寻觅觅,始终是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直到我到金马崙游玩,和邓长权见面,不经意地聊起了琼瑶,我才觉得自己不是“怪物”!生活離不開创作,作品充滿鄉土氣息的邓长权在年少时,也因为读到了琼瑶的《月满西楼》,发现到文字的无限魅力而开始爱上写作。我像是遇到了知音,这么多年囤积在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获得释怀。
读多了爱情小说,仿佛比较善解“情意”。那个相约在咖啡厅的下午,我们的话题聊到了爱情,你突然放声大哭。我把臂膀借你的那一刻,我才发觉自己何等幸运,我只为爱情小说里的男女主角而哭泣,却不曾为现实生活中的爱情而掉泪。张爱玲说:“生命是一袭华丽的衣服,爬满了蝨子。”男人的爱情观确实属于原始性的激情,历经漫久的世纪都不见得有多大的突破。无论你能不能接受,男人脑袋里装得了的爱情只是“当女人没穿衣服的模样”。庐隐的话倒是一针见血:“女孩子们的心,完全迷惑于理想的花园里。结婚的结果是把他和她从天上摔到人间,他们(男人)是为了家务的管理和性欲的发泄而娶妻。理想的爱情只有天上才有”。
爱情算是什么东西?就算你不能拥有爱情,你还可以拥有其他的事物来丰富你的生命,比如健康、平安,甚至是真诚的情谊,有何必执着于那些作家用放大镜或显微镜去诠释的爱情呢?我的姐姐从来就不看爱情小说,也写不出感人肺腑的爱情故事,但她和姐夫的情感却可以细水长流,执子之手,与子成说;死生契阔,与子偕老。就算你懂得再多的山盟海誓和甜言蜜语又怎样?始终是当局者迷。
幸好,在爱情的面前,我只是个旁观者。无论玫瑰有多娇艳,我都只会远远地欣赏。
爱情小说和韩剧曾经伴我走过一段寂寞的岁月,似是一瓢清泉,灌溉滋润了我接近枯掉的生命,好想对它们说:“谢谢自己,曾经爱过你!”每当整理书橱时,橱窗中的爱情小说和韩剧的光碟一直是个让我非常头痛的问题。我很想把它们捐出去,甚至丢掉,就是不想再和它们沾上任何的关系。当朋友发现到我收藏的宝贝,哈哈大笑说:“你也喜欢读爱情小说?”再以充满疑惑的眼神,从上至下把我打量一番,那个时候我总是不懂该把头往那个地方钻去。
繁星高挂的夜晚,随性翻了一页爱情小说,怎么读也读不下去了。爱情小说嘛,对现在的我而言,似乎是非常遥远的事情,如同现实生活中的爱情,总是那么的遥不可及,但至少不曾遗憾,仅观望就满足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