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8 July 2016

【一麵之緣】

文/林健明(金宝)

餐厅的灯光柔和,墙上的绿色油漆让人产生跻身于辽阔草原上的错觉。坐在这样舒适的餐厅享受美食,我们往往需要缴付比大排档昂贵的价钱,奈何天气超热哦,能吹吹冷气,在忙碌的生活步伐中喘口气,还是觉得物有所值。况且,我确实很喜欢这家餐馆的名字:“面对面”,取得实在太好,语带双关,妙不可言。
DSCN0138_副本餐馆里主要卖的是板面。面食,让我看到中华饮食的创意。算了算,用面粉制成的食物就有面条、馒头、烧饼、饺子和包子等。讲到面条,我读书时期,常吃的居然是机械化的金旦快熟面。我那远去的时代,所谓的杯面还不怎样流行。肚子饿时便开锅煮水,把面丢下去滚,打入粒蛋搞定。调味料留到最后才放,偶尔还会加两条香肠,果真快速美味。我就是如此爱上快熟面。只是吃多了味素,头发开始掉落,深感懊悔为时已晚。
长大以后,我发现自己最喜欢吃的是云吞面。在大马,到处都可以吃到它。虽然它不及香港等地好吃,但大马的云吞面还是有其特色。童年时最深的记忆便是和家人一起到金宝金龙园前大树脚下的那档云吞面。白萝卜的香味,牛腩的恰好熟度,汤上少许的葱花,我怀念的的正是那碗味道浓郁的牛腩云吞面,面条的幼细爽脆,特别配制的黑酱油,充分发挥干捞云吞面的特色。
讲到云吞面,我喜欢的是那面条,不是云吞。小时候在我的家乡,有个卖云吞面档口,老板是个勤劳的人,享齐人之福,从事多种行业来养家活口。早上卖面,下午打面,晚上经营其他生意。如果你说我只喜欢吃吃吃个不停,其实我真正欣赏的正是这种对生活的拼搏精神,一种在现代年轻人的身上越来越显得珍贵的美德。我看过他打面的情景,倒下面粉,堆积成小山,中间再挖出大大的洞口,打蛋,掩盖,用力搓,再用长长的竹竿压挤,最后搓好的面粉放进机械里,搅成一条一条,属半手工面。DSCN2075_副本
托朋友的福,有一次出差我尝到了巴生耀记面家著名的面食,我咬下一口那韌性十足的细面条,多想大声喊出来:“我吃到小时候的味道了!”波德申芦骨(Lukut)有一档拉喳面,初次听到,我还以为是异族美食,一直对这道美食深感好奇。直到摆在面前的事实是,卖相不怎样吸引,看起来极油腻,吃起来还可以的干捞面,便是闻名已久的拉喳面,给我惊喜的是那碗香甜的猪肉汤。有次出外公干的星期四早上,地点就在波德申。我和朋友们兴起,想再找那招牌已褪色的“面久拉喳面”,好好回味,可惜店没开,缘悭一面呀。
面条有多种的煮法,可以蒸、煮、煎、烤、炸、焖等,水煮以后,再“过冷河”,混入黑酱油的干捞面始终是我的最好。健康情况日益下降,我特别注意平时的饮食习惯。青色味香的菠菜板面,不知不觉也成了我的心头好。空闲时,我跟美食“面对面”,觉得最坦然自在。老板娘见到我,已读出我的心思:“你的汤要清,不要炸江鱼仔嘛。”
下着滂沱大雨的夜晚,我和米都的医生朋友约好享用晚餐。我以为天桥下出名的是巴生肉骨茶,岂料米都的天桥下云吞面同样让我一尝倾心,神昏颠倒。雨声越来越大,却阻挡不了我尝美食的热情。医生朋友把整大碗的叉烧肉推到我面前,带着挑战的语气:“这全都是你的!”我瞬间变成一只饿狼,双眼都亮了起来。在吃过一口香、豆芽蛋炒糕、豆腐花、泰式东炎粉等以后,转过身,我还意犹未尽地对医生朋友说:“我还想打包那天桥底下的云吞面哟。”
越吃越觉得自己像只井底里的青蛙,朋友问我:“你吃过阳春面、臊子面。。。吗?”一大堆我听都没听过的面食名称。还没,还没,统统还没。所以,在不熟悉我的人面前,我都不敢说自己是个爱吃之人。我接触的食物都是随缘,从不强求。最近在《舌尖上的中国》这本好书里读到一段文字,解释了为何生日时要吃面。其中一种说法是,面条的形状长而瘦,谐音“长寿”。每年庆祝父亲生日,我们总会依照风俗习惯叫一碟长寿面。真牙几乎全脱落,戴着假牙的年迈父亲,我目睹那长长的面条始终在他的DSCN2614_副本嘴边纠缠不清,我发现那一刻的自己才是最快乐和幸福的爱吃之人。#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