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8 July 2016

【怡保旧街场炖蛋】

文/林健明(金宝)
俗语说人不可貌相,我外表看似乖小孩,其实性格一直很叛逆,童年时尤甚。每当闹情绪的时候,便是最叫母亲头痛的时刻。反抗母亲的压迫,我小小年纪便学人家绝食。那个时候母亲总会不动声色地溜进厨房,敲破两粒鸡蛋倒进铁盘里,再注入些温水,挥力搅动,嗒嗒嗒,筷子敲打铁盘的声音在耳际回荡,随着液体渐渐变得浓稠。
那一抹骄阳中,母亲的倩影最显美丽动人。
DSCN1647_副本清蒸水蛋,乃寻常的庶民食物,属于我童年记忆里难忘的味道之一。母亲偶尔还会放些肉碎、香菇、腊肠等,只要鼻尖接触到那股香味,我的心情自然好转起来,突然之间来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变得听话、变乖了。
母亲的厨艺如同魔术棒,点石成金。
慢慢长大以后,品尝到怡保天津茶餐室的炖蛋,古早味依然浓厚,入口即化,不禁让我想起童年时光的好滋味。甜丝丝的味道让人心中洋溢幸福的感觉。每当有朋自远方来,我都会兴致勃勃地向他们推荐这道甜品。炖蛋香滑可口,只是那甜腻的程度却并非每个人都能接受。我曾带无数朋友去吃,大多数朋友吃过以后都觉得甜味太重了,所以茶餐室都会很传统地为食客准备一杯清水,非常贴心。虽然很甜,但据闻巅峰时期,一天就售出约200 个炖蛋,而且半天时间便告罄。后来天津老板因年事已高身体抱恙而退休,更把店铺出让,传言制作这炖蛋的独门秘方却被茶餐室隔壁的姐妹花学到了得以流传。
其实这道美食的用料简单,只需鸡蛋、砂糖和 鮮奶,但要做得好吃却一点也不容易。难度可谓相当高!所讲究的烹饪技巧除了鸡蛋和水分的恰好比例外,还有火喉及炖的时间长短。若果掌控不到家,炖蛋一则变硬,一则变得太软,咀嚼起来口感欠佳,甚至难以下咽。我吃过一次别家炖蛋,不但呈水糊状,那阵奶骚味更使人想作吐,退避三舍。因此优质的鲜奶配料不可少,为炖蛋特制的容器也必花一笔心思。其中天津炖蛋的椰糖汁散发出一股清香,充分展现热带雨林的迷人风采,骚得风雅。
数年前到香港游玩时,我和友人历经千辛万苦,总算猎到西环正街的源记,鲜奶炖蛋的老字号。他们制作的炖蛋还蛮正宗,推崇的正是真材实料。我和友人都觉得它滑不溜口,蛋味浓郁特香,甜度适中,糖分的控制比家乡的炖蛋风味更胜一筹,让我们产生惊艳的感觉,吃了还打包呢!
这道甜品也不禁让我联想起澳门葡菜中的招牌甜点木糠布甸。它有蛋糕般的质感也有雪糕的冰凉,两种都是我喜爱的美食,恰好的混合,让我的口感又有了奇妙的经验。在我的家乡,我还无法吃到这么好吃的甜品,想念它的时候,我会跑到著名的蛋糕店,买了一个小型雪糕蛋糕,把它想象成木糠布甸,虽不能真的完全取代,但暂时还是能戒瘾。健康理由,我对甜品既爱且恨。甜味绕过舌头,止馋解饥,给舌尖带来无比的满足。如果爱情是一道美食,我寄望我邂逅的爱情能像甜品那般,让我身体和灵魂都有适度的甜蜜和幸福满满的感觉,骚到骨子里去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