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2 July 2016

【吃螃蟹记】

文/林健明(金宝)

生忙碌周而复始恶劣循环。阳光特别明媚的早晨, 我干脆将心一横,甩开缠身厌烦的尘世杂务,选择了搭电动火车到巴生港口,再坐约30分钟的快艇赶抵我梦寐以求的岛屿 —— 螃蟹岛,暂且偷欢。
依据马来文音译,螃蟹岛(Pulau Ketam)被呼为吉胆岛,但我还是喜欢叫它作螃蟹岛。每当听到“螃蟹”这又爱又恨的名字,我顿时眼睛发亮;清蒸、甘香、奶油、甜酸、烧烤等煮法瞬间充斥脑海,关于我馋嘴之传言绝非空穴来风。美食已不知不觉闯进了我的生活,成了小浪漫和小情调,滋润我那枯燥的人生,从嘴里到心里。
SAMSUNG CSC“你不是去吃螃蟹吗?”
孩童时期,我挺喜欢观望螃蟹爬行的怪趣动作。你有注意到吗?它精灵地转动着两颗黑黑亮亮的小眼珠,脚子移动,横着骨碌骨碌地行走,我的内心立即响起侦探片配音“叮叮叮 ”,兴奋莫名。因此,我经常按耐不住好奇心,挥动小木筷,赶着它们,希望它们走上正道,就像其他爬行的小动物,前后左右摆动躯体。
万般无奈,它们天生如此。
生母看我玩得那么投入认真,索性吓唬我道:“你还敢玩它们哟?等下被它们的钳子挟到,响雷它们也不放开了。”
我似乎不怎样惧怕螃蟹钳那具有杀伤力的厉害武器,继续和螃蟹纠缠不清,玩得不亦乐乎。老爸是名鱼贩。犹记得当时每逢节庆便涌现许多顾客,购买螃蟹。 螃蟹放在竹笼里,顽皮的我总会捉它们出来玩。生母总是提心吊胆,大概害怕我上得山多终遇虎,想尽办法阻止我和它们接近,而我最终乖乖地蹲在那儿,双眼瞪得大大地远距离地观望,享受片刻螃蟹在笼子里蠕动的小乐趣,消磨时光。SAMSUNG CSC
竹笼里的螃蟹,其实它的钳子已被绳子绑住,伤人程度大大减低。只是有一天,我发现漏网的螃蟹,挥舞大钳子,对我虎视眈眈,准备展开凌厉攻击,霸道的模样确实让人生畏。忽然间,我晓得了大人担忧的理由。可笑的是,那个时候我只知道和螃蟹玩耍,却不晓得螃蟹是可以煮来吃呢!虽然螃蟹在当时不算是太昂贵的料理, 但家里还是很少煮来吃。
直到有一天下午,生母静悄悄地端了一盘食物,神秘兮兮地告诉我:“嘘!这很好吃的哟。你别告诉你父亲。”我兴致高昂地咀嚼着那用蛋和茄子酱烹饪的好滋味,原来螃蟹是一道美味佳肴。那一天是生母的生日,我倆母子开始有了父亲不知道的小秘密。
过后,我知道那道美食是炒螃蟹,更加好奇平时外皮明明黑兮兮的家伙,怎么煮熟以后变成橙红色了呢?
疑问归疑问,我就是喜欢吃螃蟹肉。也许是它甜美的味道,更可能是那美好的童年记忆。SAMSUNG CSC
说起来,吃螃蟹麻烦多,尤其品尝大螃蟹时,甚至连铁锤子什么的都一一派上用场,品尝过程十分辛劳。 但你成功地把鲜美的螃蟹肉质弄出,放在舌尖上时,再闭上双眼,细咬慢嚼,所有的苦劳都是超值的,浑身爽快。因怕大出洋相,我鲜少答应和陌生人一起品尝这道美食。当你目睹我对着螃蟹飞禽大咬的馋嘴窘样,肯定将会被吓得花容失色。
曾经我吃过有异味的螃蟹,结果闹到上吐下泻,鸡犬不宁。有了这段极为惨痛的遭遇,我恍然大悟,当年老爸收回来兜售的螃蟹都是绝对生猛的活螃蟹哟!由于死螃蟹会释放有毒的物质,不新鲜和未煮熟的螃蟹同样亦会导致中毒,后来有医药界的朋友带我去试外地的醉酒生螃蟹,我猛摇头,心有余悸。餐桌上,我迟疑地未敢开动,对方哈哈大笑道:
“原来你也有不敢放进嘴巴的食物!”
年纪长了,经验多了,就自然会怕。你不怕吗?我听说,吃螃蟹还忌讳同时吃橘子和花生等等。然而,换个角度,以毒攻毒,泻一下肚子,刚好帮忙自己清理肠胃,何尝非好事?古人曰,赏菊吃螃蟹,听起来是饶有趣味之事。我一边吃螃蟹肉,一边喝菊花茶。最近我更发现身边有朋友的小孩居然把饲养小螃蟹当嗜好,一公一婆,简直把它们当成宠物般照顾呢!这使我想起小时候的自己,不就是那样好玩吗?
千山万水,缘起皆因爱。我的一个好友有过敏症,吃了螃蟹以后会长红疹。初时认识,我和对方交情尚浅。有一次,和他用餐以后,他被折磨得整夜辗转难眠,我问他:“你不能吃螃蟹,为何还勉强自己去吃呢?”他居然傻兮兮地答道:“你喜欢吃呀!舍命配君子。”我苦笑不得,好像自己成了超级罪犯;吃字,用“口”来“乞”求,不要祸从口入就好。
螃蟹乃是高胆固醇食品,我偏爱螃蟹壳上的膏。那蟹黄的美味,不可言喻。最近到太平十八丁渔村,浅尝了一道咸蛋黄炒螃蟹,风味极为独特。健康出现壮况,血压飙高后,渐渐的以病为由,我不但少吃螃蟹,也戒了许多喜爱的食物,尤其那超爱的蟹黄。生命中总会有取舍。对于美食的探索,我不再那么的斗志高昂,怕输给病魔,以后就吃不到更多的佳肴,告别口福。
盛夏的夕阳照射下,粼粼海面反映出金波万顷的壮观。我伫立通往螃蟹岛码头的破旧桥上,迎着落日余晖,逆着光,贯注地观看桥底下的壮阔奇景。之前收到巴生友好大林的短讯:“退潮时,螃蟹岛沙滩是一种奇观。你不要错过哦!”千千万万的小螃蟹,让原本污浊的沙滩,浮现千疮百孔的小洞。我静静地观望小螃蟹在洞外探头观看。你看我,我也看着你,像侦察洞外的敌人。小洞是它们的庇护所,霎那我真想拿一双木筷逗弄它们。
从螃蟹岛观光回来,朋友问:“你不是去吃螃蟹吗?”我摇了摇头。我没去吃螃蟹,我只是用味道还不错的蚝煎慰劳我的胃。有时候人生便是这样。理所当然地设定了目标,但未必就是以达到目标为终点;在寻觅的过程中,你更可能获得比原定目标更珍贵的事物。所以,千万不要太执着,随缘就好。SAMSUNG CSC
夕阳下,我蓦地清醒于世间美味的缱绻情意,转身离开螃蟹岛,其实已准备好下一站的旅程。再美味的 螃蟹也不过是过眼云烟而已。 #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