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5 May 2016

【義海情深】

文 / 林健明(金宝)
马崙得天独厚,好山好水,气候长年凉爽,乃是适合隐居的福泽之地。第一次邂逅定居金马崙的写作人邓长权,孤陋寡闻的我尚未拜读过他的文章,却被他身上一股自然流露的豪迈之气所吸引。那个冷风习习的夜晚,我们恰巧为一位69岁的朋友庆生,缘分将身处四方的陌生客牵系一起,把绿茶当酒,明月作证,在悠悠山上,歌颂世间情谊的美好。
寒冷的夜里,我们心中却泛起了阵阵暖流,种种温馨画面崁在璀璨的记忆相框里。
2014628160719_副本文人嘛,根深蒂固的形象便是体弱多病,弱不禁风。目睹健硕的邓长权 ,我脑海不禁产生疑窦:“他真的是写文章的吗?”只是到底有几个人知道,他的一副好身材其实是艰辛的生活磨炼出来的,田园生活都被古代诗人浪漫化了,倘若你真正地在田园里埋头苦干,少些体力根本不行。我见识过邓长权处理蔬菜时的敏捷身手,还算年轻力壮的我自叹远远不如呢!
“有谁知道我们(农夫)的苦呢?”数次相聚,言谈间,邓长权在叙述他的经历时,这句话总是不经意地从他的口中轻轻带过,身为旁听者,不知怎的,我们乍听起来,心情却显得格外沉重。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他对树木花草之柔情,你大可从他的文章中读到,细细品味;但他对他太太的情义,更是叫人肃然起敬。
眼前,我们看到了邓长权似乎安枕无忧地在写他的文章;背后却有个女人默默地为他付出:邓太太。在见邓太太之前,我已听闻她的肾出现问题,每星期必须洗肾三次。数年前金马崙还没有洗肾设备,于是邓长权唯有载着太太下山,路途奔波,到金宝的洗肾中心洗肾。那个时候,邓长权偶尔还会到草风爷爷的家中作客。两位创作童诗的知音朋友碰在一块,不怕无话题可聊,只嫌相聚时间太短。穿梭时光机,将岁月烧成酒,再把酒当歌,人生几何?
见到邓太太时,她的文静特别让我留下深刻的影响,觉得她比邓长权更像是写文章的人。那次邓长权是为了答谢金宝洗肾中心里的护士们对邓太太之前的照顾,特地带了她下山去拜访她们,他那属于文人重感情的特质,不知不觉便在生活上的小细节流露出来,都是懂得感恩之人呀!邓太太当时看来很精神,我们闲聊一阵,然后相约在经常聚会的地点用餐。2014628145420-1_副本
点餐时,敏感的我小心翼翼地问:“邓太太需要戒口吗?”奈何陪着馋嘴的我用餐,要东戒西戒的,又谈何容易?“她什么都吃啦!” 邓长权答道。满脑子美食佳肴的我,悠然抬起头望了邓太太一眼,我们相视微笑,直觉上她是那么的柔顺体贴。
那一餐饭,我们吃到的咖哩鱼头有异味,其他的菜肴也不觉得怎样,但我们的友情却在餐桌上渐渐滋长,随缘分的牵引开花。而邓长权和邓太太的相遇相识,更是一个浪漫的爱情故事。那是我之后左敲旁击,探听到的事情了。
邓太太在认识邓长权之前,也不知道他是写文章的。约30多年前,一个炎阳高照的下午,热情和爱交笔友的邓长权来到了陌生的地方,打算和他通信好一段日子的女性笔友见面。由于人地生疏,他遇到了贵人为他带路,而这位贵人便是邓太太了。两人一见如故,过后便交往起来。听了这样的真实情节,我不禁问道:“为何当时为你带路的人偏偏是邓太太呢?而非其他人?”
缘分嘛,就是这么一回事。冥冥中自有安排。我一直深信,两个有缘的人,心里都有一组奇特的密码,再多的言语也是枉然,只要一个小动作,双方已然形成默契。爱情如何浪漫,终究只是人生的一个阶段性遭遇。生活的艰苦和挑战,两人的情感便会由“爱”变成了“义”。
在邓长权的身上,我深深体会到了这段美好的情义。因为家境,因为遭遇,小学毕业后,他便踏足社会,自力更生。可是,他并没有放弃学习的机会。学习态度乃是攀上成功人生的阶梯。所谓学无止境,学海无涯,他有着让人钦佩的谦虚精神,唯勤是岸。更让我佩服的是,像他这把年纪,克服重重障碍,学习电脑,用电脑写稿、发电子邮件,甚至上网和网友聊天,跟年轻人打成一片呢!对于学习,他满腔热诚。记得他曾微笑告诉我:“如果我英文好的话,我就可以结交许多国外朋友了!”我望了他一眼,两个人大笑起来。其实我更想告诉他,学历绝对不是学习障碍,学习态度和精神才是真正让一个人继续前进的积极力量,不进则退。
曾经我在家里种了一棵芦苇,因呵护过深,把它当成温室里的小花,几日出差归来,却发现它真的枯萎了。我不禁想起邓长权照顾整大片的菜园,那究竟需要多少的智慧和坚持呢?炎热的时刻,我仿佛睹见邓长权在金马崙微暖的气候下埋头工作,依然汗流浃背,咬紧牙根在田园里努力播种;当夜深人静的时刻,他暂时洒脱搁下锄头,执笔挥毫,以文字为伍,句句行行述说他对田园生活的朴质情感,阵阵浓情蜜意化成篇篇坦诚真挚的佳作,修复疲惫的灵魂,种下良好因缘,无论是田园里抑或笔耕的世界里,邓长权都是努力耕耘的好农夫,滚滚红尘中,期待结出硕果
SAMSUNG CSC我的朋友骆世俊告诉我,他细读邓长权的文章,作者的细腻、对生活的观察入微,还有他的那颗怜悯好学之心,让他想起了田园诗人陶渊明那种“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境界。待人处事,邓长权有他的一套哲学,以诚以恳,并尽量低调。也许他经历了生活的苦楚,关于人生百态,他早已司空见惯,习以为常了。但在历尽风霜以后,他仍旧保持一颗赤子之心,实属难得。
最近一次到金马崙游玩,准备好亲耳聆听邓长权的爱情故事。聚餐时,我们吃到了一碟苦瓜炒南瓜,顿时感触良深。在我们的生活中,苦中带甜,就算再苦,也会让人有种凄美之感,且果敢地面对眼前严峻挑战。义海情深,我深信人间真情处处。#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