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 May 2016

【杂雪】

文/林健明(金宝)

住在热带国家,天气炎热,居民往往对冰凉的食品情有独钟。童年时,我根本不知道何谓ABC (Ais Batu Campur,马来语,意思为掺杂冰块),只知道它有个很特别的名字,叫“杂雪”。

它曾经陪我度过快乐的童年。那时住在小镇里,丢下四、五毛钱就可享受到一碗可口杂雪。七彩缤纷的颜色,仅用眼睛来 “享受”,已大饱眼福,再贪婪地咀嚼一口,用冰凉的杂雪抵抗炎热的气候,抗战到底!我们都是生活勇士。


椰糖杂雪,现售:RM 4.50


心情顿然变好

我喜欢杂雪的原因是可以同时品赏到不同味道的独特。小孩嘛,总是喜欢新奇和新鲜的东西,有时候选椰糖,又有时候选红糖,都吃得津津有味。不开心的时候,吃一碗杂雪,心情顿然变好。然后,渐渐的,我知道它还有其他名称,做法也有不同,但我还是喜欢最初认识它的面貌:“杂雪”。那个时候,还是一粒圆状,单纯的冰味道。

不知不觉间,吃杂雪居然成了一种嗜好,就像有人嗜酒一样,一旦上瘾,便再也不可自拔。每到一个地方,吸引我的目光往往是一碗五颜六色的杂雪。这也算是大马特色吧!不同的地方,可以吃到不同风味的杂雪。居住八打灵时,喜欢到SS2 为食街第一档的ABC,它是由精致的玻璃杯盛装,一大杯的ABC很容易就把一天工作的疲惫消除掉,花生、玉蜀黍、凉粉等等的味道,至今仍留在记忆里。北上槟城游玩时,我却吃到了有豆蔻的杂雪,味道的确与众不同,够“道地”吧!我却吃得不习惯。



吃不出当年味道

至今,最怀念的还是家乡金宝杂雪的美味!友人到金宝游玩时,偶尔会吵说要吃老字号的杂雪。现在一碗杂雪起码2令吉50仙,却吃不出当年的味道了。友人慨叹道:“以前我们是用十多二十岁的嘴巴吃的,现在我们已经坐三望四,不是味道变了,只是我们的味觉变差了,再也吃不出来小时候的味道。”


因此美味的食品只剩下怀念!杂雪,埋藏了属于你我宝贵的童年记忆,这是永永远远擦不掉的!#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