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 May 2016

【瓦煲鸡饭】

文 / 林健明 (金宝)
阳照射下的戏院街澄黄迤逦,极似匿藏小木盒里的褪色照相。名符其实的金宝旧街场,凋零的乐宫戏院,此刻十分像个风烛残年的老妪屹立大街头,斑斓剥离的岁月痕迹真教人不胜唏嘘。戏院正对面的福记饭店,熊熊发亮的炉火往往吸引路人目光,徒添些许生气。
亲爱的,我们去吃一锅热呼呼的瓦煲鸡饭,如何?
马来西亚的天气依然酷热,而我对生活几乎少了大半热情。那天夜晚,天空细雨霏霏,我和旧雨新知没打伞,就淋着雨一伙五人,兴致高昂地走进福记。店里情景如常,高朋满座。腰间的“后备轮胎”有点撑,身上沾有水滴的我压低了声量,不好意思地挥了挥手叫了一个小份的瓦煲鸡饭。 DSCN0092.JPG直率的女伙计听了,惊讶地冒出一句很讽刺的话:“你们五个人居然叫小的?还要求坐大张的桌子?”她大概天气热少喝凉茶的缘故,语气实在不好。 我听了她的回应倒很想呵呵地大声笑出来。
那个雨夜,我们五人都吃得太饱了。虽然初次见面,朋友们早揭晓我嘴馋的底牌,但他们大概也找不到理由拒绝我的满腔热诚。话说是我陪他们涉猎金宝美食,其实是他们陪着我驱赶几许的孤寂。来到金宝,一定要吃瓦煲鸡饭哦,我蛮有能耐地重复说着。转过身再特别嘱咐瓦煲鸡饭的老板: “我们的那锅鸡饭要加腊肠和咸鱼哦!” 咸鱼是梅香咸鱼,心头爱。
我曾目睹那老板细心捉刀切着咸鱼而笑他:“咸鱼贵过鸡!”其实我蛮欣赏该店老板的专业精神。超过二十年,风雨不改,依旧坚持使用碳炉来炮制瓦煲鸡饭。有时候,我想念它,便会独自驾着车子在这条金宝老街绕几圈,看看那炉火和老板专注的模样,满足对瓦煲鸡饭的深深思念。有些爱,有时不一定要占有,尤其遇上需要瘦身的危急时期。 快,大概等二十分钟;人客多,慢起来的话,我就试过等了约莫一个多小时,连我自己也佩服自己的耐心。那个夜晚,我们终究何其幸运,下起了雨,人客不算多,不用久等。我们聊了一会,女伙计就把新鲜出炉的瓦煲鸡饭端上桌。
盖子打开,一阵飘香。粒粒油亮的饭登场,伴随酱油、鸡肉、腊肠、咸鱼、青葱等,我们都还没正式开动,我的唾液似快要流出来了。 为了掩饰当时的尴尬,我赶快站起身,旋即用大汤匙搅匀瓦煲里的料理,再盛出来,五人平分。友人纷纷微笑道:“不要给我这么多啦!”大家都非常有礼让精神。结果,每个人都只是分得那么一点,不多也不少。吃的量刚刚好。刚刚好把美好的片段留在脑海里。 饭堆里的鸡肉嫩滑,熟度刚刚好。老板说那是他找口饭吃的秘诀。鸡肉先用生抽、老抽、黑酱油、蚝油、绍兴酒、麻油、糖、太白粉、胡椒粉、姜汁等佐料腌渍,至少需三个小时,如果隔夜就更入味了。
饮食业分秒必争,每个细节做到满分的话极难,但一些细腻的地方,老板还是把关严谨,比如使用特定牌子的酱油,以确保其品质,守着那好味道。馋嘴的我倾情于瓦煲鸡饭的理由是,当打开锅盖的那瞬间,视线接触到那饭、鸡肉和各种配料的混合结晶,经已享受到最佳的视觉效果,让人未饕餮食物真味而先大饱眼福了。 说起来,瓦煲鸡饭的烹饪步骤可随意调整,通常是先把浸泡的白米倒入瓦煲煮得半熟,再将鸡肉、香菇、咸鱼和腊肠放进去,在炭火中烘熟透。饭和肉都煮好后,瓦煲离火,老板便用特制木片把它架起来,使其均匀散热。瓦煲易碎易裂,要摸透其性能,加以保护,才能避免它缩裂,寿命长一些。仔细观察,每个小步骤都是知识与经验的累积,跌倒后再挺立。DSCN0095.JPG
许多朋友都和我一样喜欢吃瓦煲鸡饭里微焦的精华 – – 锅巴。烧焦互相微妙交叠在一起的饭块,别具风味。其中一些非常注重保健的朋友好言相劝那是极不卫生的食物,但我还是照吃不误。瓦煲鸡饭本来就是油腻的食品,害怕胆固醇的话,最好禁食。品尝瓦煲鸡饭时,我还会叫一碟玻璃生茶,清炒少油。
吃过瓦煲鸡饭以后,通常我都习惯灌进体内大杯大杯的绿茶,降脂排毒,更可帮助消化不良呢! 夜空中,福记老板用着很有传统风味的浅黄色扇子在煽炉火。约二十多个的碳炉放满瓦煲。炉火划破夜空,空气中也能嗅到香味。金宝有好几家瓦煲鸡饭,每档都有其特色。我曾一个晚上,同时吃了三档不同口味的瓦煲鸡饭,咸味不一样,饭粒的暖硬度也有别,材料方面也有差异,但还是觉得福记最合我的胃口。
有一次深夜,新婚的朋友拨电给我诉苦,他刚怀孕的妻子缠着他吵说:“亲爱的,人家现在就想到要吃福记的瓦煲鸡饭啊!”那个时候,我深刻体会当准爸爸原来那般辛苦。残忍的我不但没雪中送炭,反而雪上加霜地建议:“你马上开炉煮给她吃,她更觉得幸福甜蜜了!” 瓦煲鸡饭让我想起老爸的厨艺。
母亲过世之后,空闲时偶尔老爸会下厨。他蛮大男人主义,家务事都是母亲在处理,但心情好时,他会大显身手,煮瓦煲鸡饭有一套,是我想念的味道。他得意洋洋地说过:“最好用泰国香米来煮,这样才最香,口感最好!” 到底要煮多久呢?针对这道秘诀,老爸总是以像经验老道的厨师口吻回答: “全凭感觉咯!鸡肉要刚刚好煮熟,其他配料则不成问题了。火喉的掌控说起来其实很重要。瓦煲要用炭火煮,温度才均匀,烹煮出来的饭熟透,也就没那么容易烧焦。如果用瓦斯炉,不但是煮出来的味道有异,火太猛烈的话便前功尽废了。” 此外,老爸还会选用上等的腊肠。他说:“瓦煲饭,原始风味乃腊味饭。当香浓的腊肠汁充分地渗入饭里,这才叫人吃得如痴如醉!
寒季里,吃着这道温暖的食物,确实特别有感觉,尤其像在这样的雨夜里,品尝这道美食,口腔里散发着爸爸讲述的味道,心中无比暖和。 DSCN1544.JPG观望着从空中掉落的雨丝像串串悦耳的音符,吃一锅瓦煲鸡饭,我正冥想随雨声翩翩起舞呢!那一瞬间,我的灵魂倏忽产生错愕,生命也因而有了新发现。再多的美味佳肴,其实只不过是饱口腹之欲,多些味蕾体验罢了。我们应装更多实用的知识进大脑,丰富自己的人生,活出精彩才属正道吧!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亲爱的,饥肠辘辘时,你是否可以找到一锅热腾腾的正宗瓦煲鸡饭来取暖呢?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