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4 May 2016

【马六甲老街】

文 / 林健明(金宝)
阳余晖中,我刻意放慢脚步,悠闲地穿越那条横跨马六甲河的桥。赤红色的“三叔公”地标性建筑物渐渐清晰映入眼帘,半空中加插巧夺天工的长龙吐水布置,我肯定自己抵达了闻名遐迩的鸡场街。
SAMSUNG CSC那天满心好奇地在车上聆听着当地人乡音浓厚地说:“那条老街”,蓦地使我醒觉这条街的沧桑,据载已有300多年的历史。想想它经历的风霜,在那一瞬间,我突然很想捉紧手中的笔,雕刻出它深且意义非凡的内涵。
晨光初现,我曾到访过这条街一次,和卖娘惹粽的大婶一见如故。走近档口时,我的目光老早已被那宛如海水般蔚蓝色的粽子深深吸引。老板娘大概注意到我这光头老饕的怪诞模样,笑嘻嘻欢迎道:“这是著名的娘惹粽哟!蓝色是用兰花汁粘染的色彩。别的地方很难找到这样正宗的娘惹粽了。”
它的确让我觉得非常别致,鲜艳夺目。我要了一个,再看看娘惹粽旁边的传统咸水粽。老板娘忍不住叹息:“这种包裹成三角形的传统粽子!如今没有多少年轻人会做了!”许多传统的手艺,年轻人都不想学,也不想传承,断层危机不得不叫人深省。SAMSUNG CSC
到底我们流传下来的,又会是怎样层级的美好呢?我实在无法想象。转角处,找了间水果饮料店,伫立3D榴莲的创意饮品广告牌前,我大口大口地品尝那粒娘惹粽。
兰花汁的清香充斥味蕾。馅料有红豆、猪肉及香菇等,还有不太浓郁的五香粉味道,让我陶醉于香味中,浑然忘我。串串珍珠般美丽的回忆伴随香味顿时活跃起来。记得第一次到这条老街光观是和一位中学老友。咱们俩都是馋嘴之客,但同人不同命。他的样貌和身材,20载不变。我和他啃下差不多分量的食物,有时候他吃得甚至比我还要疯狂,但他就是不会发胖,永远瘦兮兮,见骨不见肉。
那一次,我们背包盲目地闯荡古城,随便找了一家娘惹餐的餐馆,坐下,阅了餐单,随兴点了亚叁鱼、娘惹干咖哩鸡和叁巴羊角豆,我不太能吃辣,根本就对娘惹餐的兴趣不大。但老友偏爱吃,我只好舍命陪君子。那一餐绝对是此生难忘的!我吃到连泪水和鼻水都陆续登场了。不经不觉,那已经是N年前的陈年旧事。老友从加拿大深造归来,我和他再约了一次,重温旧梦。老友调皮说道:“我想回味一下那道让你吃得极为感动的娘惹餐!”
SAMSUNG CSC我们住在老街附近,呆了好几天,找了好几家娘惹餐馆,试了再试,吃了又吃,却怎样也找不回第一次那种难忘的味道。老友不甘心,我却先举手投降,忍不住对着他苦笑:“承认吧!我俩都老了,味觉开始退化。从前的美味,就只能留在记忆里了。”
原来记忆才是最甜美的味道。
两个初生之犊恍然大悟,同时相视而笑。老街不老,只是岁月催人老。
对于这条老街,说起来,叫我最难忘的不是美食,而是和朋友们相聚一块的美好回忆。记得有一年,我们一群人相约到古城“过新年”,兴高采烈地参与了新年的倒数活动。朋友开始时便带着接近诱惑的口吻对我说:“那里非常热闹!你想不想去见识一番?”那次,我在强劲的音乐和缤纷的烟花中,度过了一次难忘的激情夜。SAMSUNG CSC
那条街,当晚人头转动,车水马龙,来自世界各地的人群,不分彼此,热情地欢喊:“5 … … 4 … … 3 … … 2 … … 1”  我们的人生,是否也可以在昂奋的呐喊中,重新开始吗?
叫我始终念念不忘的,还是老街“圆圆胖胖”的鸡饭团。红色建筑物已成了老街的另一个地标。到那儿,我一定会吃芋头鸡饭团。这样的一种超级享受,已不能用俗气的价钱来衡量。坐在那儿,吃那样的食物,才会给你那样的异常感动。地点换了,环境换了,就算食物的味道煮得一模一样,模仿得百分之百相似,吃下去,还是无甚特别,那便叫作感情了。如果你曾动情,我相信你懂。
事隔多年。这一次,我旧地重游,首要目的不再是品尝老街的老食物。而是在桥外,不远处新店里的千层蛋糕。经过一番细心打听,我和刚认识的新朋友找到了那间以日本文取名的专门店。排了约15分钟的队伍,我一口气就爽快要了五种不同口味的千层蛋糕。
SAMSUNG CSC原味的、纯巧克力味的、香蕉巧克力味的、芝士味的和奶油味的千层蛋糕,同行的友伴有点惊讶,我则若无其事坐了下来,柔声地说:“吃吧!”隔壁座的女子,注意到我一下子叫了那么多种口味的千层蛋糕,递了相机给我,不客气地说:“可以帮忙拍照吗?”不是拍她们俩的样貌,而是拍我桌上五颜六色的千层蛋糕。
无论如何,嘴里咀嚼着那滋味十足的千层蛋糕,还是让我想起了那条老街。老街的历史,老街的文化,老街的存在价值,被一层层的呵护和勇气维系着,就像摆在眼前的千层蛋糕,让我感受到了一层又一层的浓情厚爱,甜蜜泌心。
那个下午,我在老街遇见了幸福。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