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30 June 2016

【告别脂肪】

文 / 林健明 (金宝)
迎著夕陽,到城里為家中冰箱添貨屯糧時,偶遇許久未見的靈素和連君。靈素亮著雙眼,羨慕地稱讚:“你瘦了喲!”睹見消瘦的我買了一大籃子的水果,五顏六色,屈指數數計有蘋果、橙、奇異果、葡萄等等,她不禁好奇地問道:“難道你把水果當餐嗎?”我連忙解釋說一部份的水果乃是獻給家人的心意。
孤身寡人,我哪吃得完全部呢?只是無法想像美食成癮的我,居然也嗜吃看起來沒啥特別的水果類。
“瘦了!瘦了!你,瘦了!”
SAMSUNG CSC
SAMSUNG CSC
當身邊友好紛紛棄用“嗨”,而選擇如此獨特方式跟我打招呼時,話語間正印證著我的減肥大計終於有了些許成果。高中時期就明顯凸出的肚皮凹縮回去,我以喜悅的心情歡呼:“我終於生了!”身體之輕盈,不是為外在的形狀俏麗,而是努力把體內累積的毒素一一擠出體外,扭轉劣勢,重拾健康體魄。於此物質富裕的年代,大部份人畏懼的不再是挨餓,而是吃太多衍生的後遺症——體重遠遠超標。肥胖不是罪,可是當肥胖威脅到健康,且嚴重造成性命危機時,難道我們就只能眼睜睜地坐以待斃嗎?
在〈恐龍瘦身記〉篇文章中,我曾經說過自己不害怕肥胖,只擔憂健康問題。因為減肥,讓我進一步認識肥胖者的宿敵——脂肪。脂肪,確實是讓人既愛且恨的傢伙。有人說脂肪就像是我們身體的建築材料,那倒是非常貼切的形容。如果我們的身體是一棟房子,那麼就必須選用上佳材料,紮穩地基,以免倒塌,更要避免屋漏偏逢連夜雨。用脂肪打造的“房屋”問題叢生,別慶幸自己現在沒事,如果你還不早日清醒,繼續沉迷在色香酒肉中,一旦出事就束手無策了。幸運之神也眷顧不了你多久。
準備跟脂肪宣戰到底!
年近四十,健康紅燈閃呀閃。上個月,跟我同年的朋友進行健康檢查,驗出心臟有狀況。一天工作超過18小時的他,追趕時間天天快餐,較空閒時又缺乏運動,結果脂肪在體內快速生長,強勢壓迫下,導致心臟不勝負荷。是啊,我們身體雖不能缺少脂肪,一旦它多起來,便迅速在我們的身體裡肆無忌憚地擴展營業,又像是一個隱身體內的計時炸彈,隨時引爆,牽一發動全身。“啵”一聲,當發現時往往為時已晚,一命嗚呼。
SAMSUNG CSC
SAMSUNG CSC
千萬別單純以為體內脂肪多,僅是外形不好看的問題,它屬於大人問題,殊不知更是小孩的症候群。環顧四周,校園裡的小朋友,個個越吃越胖,除了一星期少得可憐的體育節,他們可乘機做做運動外,其他課餘時間,他們都是面對電腦玩網上遊戲等,要他們瘦下來真是項讓人頭痛的事。叫人更為擔憂的一點則是,小朋友吃肉過剩,體質變得酸性,極易疲累。這種情況究竟是大人對小朋友的寵愛,抑或溺愛呢?別怪小朋友懶散,只是飲食習慣不當!那個喊我舅公的10歲小傢伙,便是活生生的例子了。
熱愛美食的我,喜於四處覓食吃些好料,用美好的味道獎勵自己。不過,當我為了控制失衡的體重必須咬牙切齒,忍受眼前美食的巨大誘惑,你們是否又能想像那心情陷入極度沮喪的我,默默咬著一條青瓜的窩囊樣子呢?39年以來,我和脂肪的關係彷彿密不可分,它已成為我身體極親密的一部份,如同我幻想中的愛情。當它在我體內繼續橫行霸道,重重包圍我的各個器官,任性滋擾,敲起了健康警鐘,我也只好硬起頭皮奮勇反擊,準備跟脂肪宣戰到底!燃燒它,告別它。
提起告別,突然讓我想起李安的電影《Life of Pi》接近尾聲的一幕,老虎緩緩拖著瘦骨嶙峋的身影,走向叢林,然後消失,沒有回頭。生肖屬虎的我,就是想和脂肪行這樣的告別禮,頭也不回,瀟瀟灑灑。
只是回到現實,絞盡腦汁,我們究竟如何擺脫脂肪的癡纏呢?高收入的朋友就真的很瀟灑地砸下花綠綠的近千令吉燃脂,他的用辭是“燙平腹部”,我聽到驚訝得說不出話來,原來和脂肪戰幕早就掀開,五花八門,只是我與世隔絕,孤陋寡聞罷了。我一心只想用較原始的方法和脂肪較量。首先便是將自己的忍耐度調高,拒絕油炸食物的誘惑,諸如炸雞、炸蝦餅、咸煎餅等等。朋友考驗我的定力,半夜12點還撥電問我,要不要去吃夜宵Roti Canai,電話另一廂的我差點就破口大罵了。
SAMSUNG CSC
SAMSUNG CSC
大叔,你要加油!
平時的我其實一直吃得很清淡,一些蔬果和一杯有機黑豆漿便可以是“豐富”的一餐了。我甚至把自己當成小白兔,只吃紅蘿蔔。朋友關心地問:“你不怕營養不良嗎?”我大力搖頭:“不!不!不!”我只煩惱脂肪繼續對我癡癡纏。熟悉我飲食習慣的朋友,冷眼嘲諷:“這樣哦,你行嗎?”其實你們是否知道?我們的胃只有一個拳頭大小,但我每次都吃過量,9塊炸雞、五六碗飯。“為何你要如此虧待自己的腸胃呢?”這都是我咎由自取,讓脂肪乘虛而入。痛定思痛之下,我端詳自己的飲食清單,澱粉質的食物少碰,還有別以為男人需要很多的蛋白質,不去運動的話,那些不能消化的蛋白質便會變成可怕的魔鬼。而肉骨茶、芽菜雞、叉燒、燒肉、大包等等,一律割愛。
此外,我還好奇地溜到健身房裡操練。年輕的教練遇到不怎樣長進的自己,老實不客氣地罵道:“沒有一項健身運動是容易做到的!你要輕鬆操練,不如回家睡覺!”我也渴望鍛煉肌肉,可惜鍛煉的過程似人活在地獄一樣。我努力做到他的基本要求,畢竟年紀大了,想達致影帝張家輝在《激戰》裡那種超完美人魚線境界,恐怕是天方夜譚之事。我力不從心,大力地喘著氣,他則大失所望地勸告說:“大叔,你要加油!”
一個人的容貌或許可以掩蓋其真實年齡,但實質的體力卻絕對欺瞞不了自己。男人一到40不得不認老。
這一次我選擇了屬於自己的告別方式,和親愛的脂肪說拜拜。告別脂肪,是一次愉快的告別,沒有掉下半顆眼淚,我只是不想自己的後半生還背著一坨一坨的它,獨自悲哀。
這一次,我真的下定了決心,告別脂肪。我想我是認真的。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