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5 June 2016

【当你中了美食的毒】

去年6月底我开通面子书的时候,除了马大中文系的几位师友以及学生外,好友寥寥。冷不丁有一个名叫Mike Lim的加我好友,并且很友好的自我介绍,于是我就每天都看到他面子书上各种与美食有关的心情文字,但更好奇他那本《美食成瘾》。

刚刚过去的8月21日,因为知道我要来金宝拉大演讲,Mike特地为我设了一个当地文人为主的饭局,让我对霹雳华人文坛有了近距离的接触,席间得赠他的《美食成瘾》。大马行程匆匆,一直没有得空拜读。回北京的航班6个小时,就用他这本书来打发时间,没想到,居然一口气读完了。

在面子书看到他这本书的封面,一直以为是本食谱。但是看他的文字,才明白封面开了一个玩笑。里面写的都是他和不同的人一起品尝美食的亲身经历。亲情、友情、爱情,在寻找美食的过程中,都仿佛历历在目。所以,他这本书,终归要成为一本以美食为主题的文学之书。迈克这本书,不仅满足了我对大马美食的知识考古,还使我进一步了解了Mike,以及他的生活。也因此,获得了一种感动人心的力量。

南朝萧绎曾对什么是“文”有一段描述:“至如文者,惟须绮毂纷披,宫征靡曼,唇吻遒会,情灵摇荡。”说的白一些,就是好的文章,是需要辞藻丰富,节奏感强,具有充沛的情感。在一千五百年以前的文人看来,文章必须三者皆有才是完美的。事实上,一篇文章如果成语频出,语句押韵,富有节奏,感情充沛,确实perfect。但是三个要素如果只选择一种,还能称之为文学作品的时候,毫无疑问,感情充沛是当仁不让的。

喜欢一家人的感觉

Mike在书中,回忆母亲为他做的清汤老鼠粉,还有和父亲在星光下叫了一碗滑蛋河和一碟炒粿条,彼此心连心。Mike说:“与其说我喜欢吃,我更喜欢一家人的感觉,同甘共苦。”不由得让我想起家乡年迈的父母,每次回家他们都会为我包饺子,因为那种饺子的味道,只有在家才吃得到。过年时包饺子,往往是父亲弄好饺子馅,母亲和面,然后一边我擀饺子皮,父母包饺子,一边畅想着未来一年的计划,其乐融融。

最令我有感触的是,Mike和友人一起到槟城吃亚参叻沙、到马六甲吃鸡粒饭、到怡保吃老黄芽菜鸡、到巴生吃肉骨茶、回家乡金宝吃咖喱面包鸡。因为美食编织无法清洗的记忆。他说:“你不在我身边,我最近常常吃肉骨茶,因为肉骨茶有你的味道,吃肉骨茶的时候总是让我想起了你。”于是,我在想,为什么我总是喜欢去吃哪家东西,是不是也因为我想起了你?

美食是客观存在的,可是为什么我们总会对某些美食念念不忘?因为我们吃的是什么无关大雅,重要的在于和谁一起去吃。


文/宋燕鹏


《光华日报》2014年12月9日《文艺光华》版


http://www.kwongwah.com.my/supplement/2014/12/09/4.html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