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2 June 2016

【擂茶】

文/林健明(金寳)
在我零碎的童年記憶版圖裏,絕對刪除不了河婆擂茶的那股香濃味道,是如此的緊密相隨。
河婆人的飲食智慧和熱情的待客之道,常常讓我除了有免費餐可暖肚外,花生、綠茶和各類青菜香味的神奇結合更使我的味蕾添增陣陣難忘的舒暢快意,構成輝煌的人生色彩。

250120131112_副本
稱作“三生湯”的擂茶是以前出戰的士兵水土不服用來治病的奇葩。

我的外祖母是個客家河婆人。但我對她的記憶不深。她不喜歡我父親,更極力反對有許多追求者的母親下嫁兩袖清風的父親。我常從大姐口中的輕描淡寫,竭力地拼湊對她的印象,但依舊模糊不堪。
她不喜歡父親,也不喜歡我們,可是偏偏我卻喜歡擺出那道和她有點關系的河婆擂茶來大拜五臟廟。
擂茶,擁有悠久的歷史淵源。以前出戰的士兵們水土不服據說便是用這稱作“三生湯”的奇葩來治病。懵懂的我一直以為這是一道較為“柔性”的佳肴,其實也充滿了陽光味道,漫長歲月中,千錘百煉地流傳叫人胃口大開的味道。
小時候,我頗喜愛出席“擂茶宴”,迎入眼簾的是一夥穿著樸素的婦女握著粗大的芭樂木棍,邊揮力把我腦海裏從未想過的材料在大陶碗研磨成粉碎、黏稠,邊談笑風生,畫面饒有趣味。生活的喜怒哀樂也似乎跟隨著那木棍頻頻春搗、旋轉下而奏起了悅耳的樂章,仿佛人生中所有的甜酸苦辣、悲歡離合也被擂成糊糊的液狀。難怪擂茶的口感如此豐盛。
五味雜陳
每一次,我都是抱以看熱鬧的心情赴約,也許是客家鄰居的女兒要出嫁了,也許是兒子要出遠門,為他餞行,更可能是家中的長輩病愈了,我們吃一頓擂茶來慶祝他身體健康。在風氣淳樸的小村莊裏,沒啥事是可以隱瞞的,常聽聞的是某客家鄰居中了大彩票,我便又有了享口福的機緣。
我確實喜歡擂茶的五味雜陳。當我用大碗公,大口大口喝著滑溜柔潤的擂茶湯,大家實在不必感到萬分驚訝,我的食量本來就很驚人。其實我最喜歡聽到有人在我耳邊低喃:“來,我們去吃你最愛的擂茶!”那一刻,縱使擂茶是帶鹹味的,我也感覺它香甜無比。
夢縈魂牽

SAMSUNG CSC
擂茶,有祛風寒、消暑氣、清火解毒之神奇功效呢!

可是,你對我的那份柔情萬千是否永恒不變呢?就連擂茶也隨著科學昌明的步伐而有所改變。目前的擂茶不用擂了,為省時省力棄用了擂持和擂缽而改用攪拌器把茶葉、大米、芝麻、黃豆、綠豆、花生等等攪拌至細幼。至於你呢?我始終深信,唯真情永不變質,唯真美味的食品如河婆擂茶的味道是不會變酸變壞的,只要保存有方。它是如此的讓我夢縈魂牽,在洋溢綠意的擂茶湯中,輕嘗一口,我由衷地感謝大地的恩情,似你。
猶記得你曾經邊翻閱書經邊念出書中的記載道:“擂茶,有祛風寒、消暑氣、清火解毒之功效。。。”那一刻,我卻半開玩笑回應:“擂茶可否解情愛之毒呢?”你擡起頭,微笑,我們今生註定無法抵抗這道綠色食品的巨大誘惑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