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1 June 2016

【他的名字叫爸爸】

                       文/林健明(金宝)

亲爱的爸爸:
有关“爸爸”这通俗的称呼,我相信自己叫起来会十分腼腆。三十九年后的今天, 我才这样称呼您,您会不会不熟悉这样的叫法而不理睬我呢?从小到大,我都习惯了喊叫您“阿叔”(作者按:福建话“Cik”,是叔的意思,据说以前因为禁忌或迷信宿命,要亲生骨肉叫叔、叫伯等等),一个让我俩关系显得尤其陌生的称呼。长久以来,我都想给您写信,告诉您,许多的心事。没想到当我有勇气付诸行动时,您的一只眼睛近乎看不见了,另外一只也模糊不清。
有些事真的不能迟。
DSCN0111_副本《生命的礼物》这篇稿刊登出来时,一大清早我便接到刚从澳洲返马的朋友朱美玉拨过来的电话,满怀关爱:“还好,你没责怪你的父亲……”扪心自问:“我真的原谅您了吗?”其实于我懵懂的成长岁月里头,实在埋藏太多悲痛的记忆,我怎样也不愿向人提起,避免触碰那结疤的伤痕。其中十岁那年,生母刚逝世一年多,清明节扫墓,我抗拒不要跟随,甚至把自己锁在房间,您破门而入,再发狂似的举起腰带往我的身上抽打。
“啪啪啪。。。”二十多年了, 那阵声音如今依旧清晰在耳际荡漾,腰带鞭打在肉上的巨响。只是当时的我在喊叫吗?在哭泣吗?说真的,这部分记忆已在脑海删除,完全记不起来了,我只记得自己用怨恨的眼光望着您。
而您是否记得当时打我的情景呢?直到现在,您是否认真想过当时我拒绝同行的原因?生母生前,我觉得您不够爱她,当她死后,您才发现她的好,当时的我已认为这一切没多大的意义了。
从小我非常羡慕别人家小朋友有个很好的父亲,可以成为他们学习的典范。好父亲到底是怎样子的呢?可以和孩子好好聊天,好好沟通,孩子做不对事情时,可以教会他做人的道理。这样的要求太苛刻了吗?从小您就鲜少和我说话,也缺乏良好的沟通。生母去世以后,您还娶了两个老婆回来,同住屋檐下,那种情况更使我无法理解和接受。
DSCN0129_副本渐渐的,您发现到我更不爱说话了,干脆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您开始埋怨三姐,是她教坏了我。而您是否知道,不说话是我的选择呢?当时的我只感觉家里似个地狱,我一心一意急着逃离。当足龄踏进社会, 投入黑白间尚有灰色地带存在的大染缸,一步一脚印,我猛然发现,每个人对爱的表达方式都不尽然相同。您爱生母吗?其实身为子女的我们又依据什么去评价您们之间的深情厚意呢?只要生母生前能感觉到您的爱和付出,并且感到满足就好了,外人的眼光如何视之,一点都不要紧。何况爱又不是爱给别人看的,不是吗?生母死后,您还保留着她遗留下的那只金黄色手表,并且还一直带在身边,查看时间您便搜出来,让我明白到了有些爱可以一直存在心中。
您爱我吗?虽然和别人的父亲不一样,在生活上,您不能成为我追随的楷模,但起码如果没有您,我也不能降临这个世界,体验一切事物的美好。我总不能只记得不愉快的事情,永远让自己活在不快乐的阴影里,自生自灭。跨出一大步,走出悲伤,让自己快乐起来也是一门大学问, 也是一种学习,不是吗?
目前到沙巴出席会议,趁着傍晚的空档,我到附近选购一些纪念品,嗅到了海水的味道,我便自然地漫步迎接夕阳下金黄色的海洋。当我忙着拍照,摄住惊艳的一幕,感觉背后有人触碰,不禁让我像惊慌失措的小猫般,竖起了毛发,提高了警惕,还以为不法之徒乘人之危呢!转过身,却意外地睹见一个甜美的微笑:“You see, rainbow!”(你看, 彩虹呀!)然后用手指了指天空。
原来是该外国游客目睹我拿着相机拍照,便想着让我拍到更精彩的景色。这难道不是爱吗?我绷紧的脸突然松懈了。那一瞬间, 我多想不顾一切,就在大街上拥抱对方。爱,便是给予、付出和分享。我也实在太久没看见彩虹了,抑或是我习惯封闭自己,挡住了属于自己生命里的彩虹颜色呢?
我想起了最近告诉学生们有关蜗牛的故事。“为何蜗牛需要背着重重的壳呢?”课堂上,我这样发问。一些优秀的学生已想到答案立即反应回答说:“因为它没有骨头呀!”只是蜗牛不能和毛毛虫及蚯蚓比较,虽然它们一样没有骨头,但是毛毛虫得到上天的眷顾,长大后可以蜕变成蝴蝶在天上飞舞;而蚯蚓则获得土地的厚爱,可以钻进泥土里,得到庇护。蜗牛呢?没有得到天地的厚爱,就只能靠自己,壳便是它的家了。
而我们也必须靠自己的力量,走出伤痛,化解负面的影响,寻求正能量,向善向上。
亲爱的爸爸,我原本计划今年三月二十八日前出书作为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为何选择在三十八岁前出书呢?您记得吗?三姐乃在她三十八岁那年过世。那个夏天的夜晚,我睡得正酣,凌晨三时电话铃声响起,是医院拨来的电话:“你三姐病得很严重,你最好快过来看看。”赶到医院,三姐已经走了。然而直至此刻,我不曾感觉过三姐离开我的身边,因我现在居住的小房子是她留给我的礼物。过了三月二十八日,我也已经三十九岁了。鉴于此,现在活着的每分每秒,我都觉得自己是赚回来的,充满感恩,且让自己过得充实和精彩。
我爱您吗?是否一年一次的父亲节,我能抽空陪您吃顿饭就表达了我对父亲的爱意呢?母亲节那天,我和大姐一家人风俗习惯似的到酒楼用餐。您的脚又肿了来,连走路亦越显困难。用餐以后, 我坚持载您看医生。这位锡克籍医生熟悉我俩父子。我的是高血压,您的是老人病。点指兵兵,偶尔我会和医生开玩笑,这么说的。
“放心吧!没什么的,你父亲睡姿不好。老人家, 血液循环不好,脚部水肿是常事。。。”听了医生的话后,我才猛然松口气。那是我对您的爱吗?是的,我再也没有憎恨和埋怨什么。再多的憎恨和埋怨只会让自己心情不好过。我们又何必执著地用过去的种种为难自己?同时也让别人过得不太好受呢?
如果我们都懂得爱,我想绝非如此模样。如果我们心中有爱,只会让彼此都变好,发光发亮。而父亲节的美好意义就在于做父亲的,真的从心出发,疼爱他的孩子,而作孩子的也努力回馈父亲对他们的爱。
只要心中有爱,一切都不会迟。DSCN0089_副本
亲爱的爸爸, 父亲节快乐!也顺祝天下的父亲,父亲节快乐!
儿子,
林健明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