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 June 2016

【爸爸在唱歌】

文 / 林健明(金宝)
亲天生一把充满磁性的好嗓子,说话的声音浑厚动听。自从他6年前意外中风后,右侧躯体瘫痪,除了行动面临不便外,口齿也变得很不伶俐了。许多时候我们都无从判断他到底“叽里咕噜”地在说些什么——音方面确实是有的,但剩下的就只是一连串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乱码符号。
DSC00002_副本父亲一向寡言,中风后就更少见他开口说话了。在这个关键时期,我们变得很喜欢逗他说话。我常会逗着他玩,重复又重复问他:“我是谁?”有时候,他几乎连我的名字也记不起来了,仅能回复以“呀呀呀”的噪声,或呼叫姐姐的名字,听得我心里一阵又一阵的绞痛。中风的后遗症影响到他脑神经线的功能正常操作,语言组织部分产生了障碍;可是,当他不舒服时,他却可以很清楚地叫喊我的名字,然后向我求助道:“带爸去看医生!” 莫不教人啧啧称奇。
“你到底哪里不舒服?”我轻揉父亲的手,耐心地问他。他缓慢地指了指他的脚。皱纹满布的脚尖果然红肿了,大概蛮痛吧!原来这样的折腾,刺激到父亲不得不开口求饶,我看在眼里,痛在心里。被病魔缠身的父亲,让我想起小时候常常生病的自己。有一段时期,我不是发烧、伤风,便是感冒等等,百病缠身。那个时候我正处于叛逆期,就算生病也不想让大人们知道,我行我素。
只是有一次,发烧烧得尤其严重,我不得不在三更半夜敲父亲的房门,迷迷糊糊地哀求道:“爸,带我去看医生。。。”那晚的画面依旧深烙在脑海里,清晰非常,挥之不去;当晚夜风凛冽,我的心因为父亲的拥抱和他的爱而相当暖和。当我长大后,父亲也变老了,父子的角色随之调转过来。此刻我才真正领悟父亲的心情,感同身受。DSCN0005_副本
父亲老了,犟脾气收敛了不少,比以往“乖巧”了许多。朋友的父亲和我的父亲年龄相近,偶尔有闲情见面聊天时,我俩的话匣子一打开,便是一大篇的“父亲经”。两人互吐苦水,埋怨真不少呵!但聊了以后,我们都会相视而笑。短暂的一生,对父亲的爱,我们都害怕付出太少,一旦错过便留下许多遗憾。因此,对至亲的爱要及时,也要趁早。
或许遗传了父亲的基因,我个人还挺喜欢唱歌和表演的活动。当我发现父亲原来也颇爱唱歌时,我就像发现新奇的事儿般告诉朋友说:“你知道吗?每一次当我老爸洗澡时,乃是他大展歌喉的美好时刻。”无私分享时,我尝试把这一发现,一五一十地告诉我身边的朋友。听后,他们纷纷笑道:“会不会是自来水太凉快了的缘故呢?”冷水淋身,也许是他瘦弱的身躯因一下子承受不住而“歌唱”,其实他是在大声喊叫——究竟喊些什么,我们根本就听不出来,只是感觉他又再欢愉地唱歌。我左思右想,但愿父亲的叫喊属于天气太酷热的缘故;他因凉爽而欢呼,至于其他的,我实在不想往不好的方面多作无谓的猜疑了。
曾经在念初中时,我有过当歌星的梦想。高中时,我到处去登台演唱,玩得不亦乐乎,但却和家人的关系闹得不甚愉快。当时我天真地以为我的歌声终会有被获得肯定的一天,于是,我把那段时期应该学习的都抛诸脑后,结果把自己弄致前路茫茫。直到有一天,我如梦初醒,我却发现父亲还在原地等着他的孩儿归途。我终于知道何谓回头是岸。那一刻,亲情是多么的让人觉得温暖呀!
书读不多的父亲经济能力非常有限,每天劳动超过12个小时的他,知道他的孩子想进修,他还是拼了老命地支持和守护着。犹记得,那个炎阳高照的下午,我匆匆从外坡返家收拾行李,抵达车站时,我却睹见到熟悉的身影,骑着老爷牌铁马,上气不接下气地赶了过来,然后把一些皱得如咸菜的钞票塞进我手中,当时他一句话都没说,只是向我点了点头,笑了笑。那天父亲的身影仿佛特别高大威猛。
在我们的心里常常会按捺不住埋怨父亲不甚懂得如何表达他的父爱,不像其他父亲,可以和自己的孩儿那么亲近。也许这和父亲本身的成长背景有莫大的关系。渐渐的,我长大了,我才深切地体会到:“从未得到收养父母真正的爱的他,也只能用自己的方式,最原始和最直接地去表达他对我们的守护。”他是我们与众不同、独一无二的父亲。
面对年迈的父亲,我比较害怕他生病。他生病时,针孔在他的手臂上残酷地扎出一块一块的瘀青,整间病房他的哀嚎声,凄凉无比,我总觉得,还是他冲凉时的歌声悦耳多了。
梦里花落知多少?父亲喜欢外出,但行动不灵活的他,我们都担忧着他会不小心跌倒。可是,若硬要他用拐杖走路更显得累赘不堪。有一次,他下车时,由于太过心急,险些扑倒地上。我睹见发生状况,赶紧趋前搀他,零距离地接触到他日渐消瘦的体格,皮肤因他不太肯喝水而出现脱水的枯燥情况,一双咖啡色的球鞋因为脚肿大而越来越难穿上了,看着想着,我的泪又禁不住滑落下来。那一刻,我多想高歌一曲,祈求上天能让父亲快乐地活着。
如果可以选择,我渴望回到童年时光,我坐在父亲的大腿上和父亲一起看电视节目,画面是男歌手在唱歌, 我们一起哼唱:“路边一棵榕树下。。。”只是如今大树老了,歌声也增添了几许沧桑凄凉。父爱恩重如山,愿自己可以用世上最美妙的嗓子去歌颂它的伟大,借以警惕俗世凡人,那双在风雨中扶持我们的手——父爱和母爱,没有谁比谁厉害,两者同等重要,同样值得我们一代接一代传颂其高尚的价值。
父亲在唱歌,我发现我的心其实在跳舞吧!那种喜悦绝非片纸只字所能概述。我们就像在云端漫步,四周溢满天伦之乐。父亲的歌声是我在世上听过所有的声音中,最为美妙的韵律,简直绕梁三日,让人陶醉不已!
DSCN0141_副本(我的父亲于2007年中风,2014年去世。)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