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9 April 2016

【人生只是一场寻味之旅】

文 / 林健明(金宝)

数十年人生掺杂各种味道,甜酸苦辣咸,五味杂陈。也许有一种味道正是我们穷其一生追求的味道,那便是常常听闻的幸福味道。

光阴荏苒,日月如梭,不知不觉父亲离开我们已经将近两年了。父亲生前点点滴滴依然记忆犹新,感觉他从来不曾离开过。生病以后的父亲仿佛特别爱吃甜食。当他发脾气不肯吃医生给的药丸,小妈无计可施,我便充当“恶人”,粗声粗气对他说:“你不乖乖听话,我就不带你去喝糖水!”

魔法一施,百试百灵。

我是不折不扣的恶魔,父亲则是柔顺听话的天使。天使他最爱喝腐竹薏米,尤其是加了白果去煮,吃起来就是那么的欢喜。老人家老了就想追求一些幸福的回忆,我有时候怀疑天使他喝下去的不是糖水的真正味道,而是很久很久以前的幸福回忆。恶魔良心发现,担心他血糖指数升高,带他喝糖水是总不忘记特别嘱咐老板别弄那么甜,偏偏天使挑食得很,不甜的话,他已经张开口,“哦”一声就把送进他嘴巴里的糖水给吐出来了。

天使是聪明的,不对味绝对不下胃。我一直在想,天使他特别喜欢甜食的原因,或许也可能食物的甜味,予人幸福满满的感觉。那种感觉可以让人暂时忘掉烦忧。说起来,也不懂从什么时候开始,当心情极度低落时,我总会卸下需要减肥的防备,一股牛劲地溜进美食店寻找心中理想的甜食,偶尔是怡保荣香的加央角,天气炎热最佳选择便是金宝鸿记的杂雪。

那个云淡风轻的下午,我拖着一副疲惫的身躯,踏入金宝金陵大酒楼毗邻的金宝土产城,店门口前已经被一阵扑鼻而来的饼香味吸引住了。探头张望陈列整齐的橱柜一下,有我熟悉的老婆饼、老公饼等等美食以外,更有一小粒,外皮褐色油亮,顶上黏着些许的黑芝麻,引起了我的极度好奇心。追问下,知道了那道甜食,名为“太极酥”,非常别致的食物名称。

朋友品尝后说道,太极酥像改良的老婆饼。老婆饼乃是中国广东省潮州地区一种汉族传统名点,像是月饼中用料较少的甜食。月饼,又让我不禁想起朱元璋的故事,大口咬下太极酥一瞧,内里的馅料有绿豆和红豆,没有传达重要讯息的东西。绿豆和红豆,阴阳互补,因而得名。馋嘴的我心里打了个问号:为何它不取名叫“鸳鸯饼”呢?吃了或者可以只羡鸳鸯不羡仙,我喜欢这甜食。

思维一转,我大声反驳道:“这是情侣饼呀!”品尝以后,让人觉得幸福和满足无比,不像其他美食,仅满足口欲与腹欲的低层次欲望。人们很多时候要吃的不是食材的那股味道,更多时候所追求的是食物味道以外的精神层次享受,可能是一种回忆,可能是一种怀念,也可能是无法说出口的原因,不能解释,毫无道理可言。

吃了这情侣饼,单身的人就可以找到另外一半吗?我这样乐观想着。



走进土产店,把一些想买的东西拿到收银柜前付钱,愕然撞见十多二十年不见的刘丽芬和其丈夫张翼樑。土产店如今的掌门人正是我的中学同学。从朋友的口中得知金宝土产城的加央角非常美味可口,那时候我还不知道这间店的老板娘刘丽芬就是我的中学同学的事情呢!行行出状元,他们夫妇俩如今可说是事业有成。张同学把父亲传承给他的食品手工业发扬光大,他那股对自己喜欢做的事情的热诚是我所敬佩的。我不但喜欢他自创的太极酥,更喜欢这间店里的厚身鸡仔饼。美食就是那样的奇妙,把人与人之间的陌生关系紧密联系在一块。

生活总不会苦一辈子,也许苦一阵子以后,甜蜜的滋味便在前方。


深夜依然食瘾大发,嘴馋起来搜出一粒剩下的太极酥,在闪闪发亮的星空下,我在想:人生或许只是一场寻味之旅,劝君好好珍惜和品尝眼前美味,只要坚持和不放弃,幸福必在不远处等着。

(本文刊登于星洲日报副刊星云版 05.04.2016)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