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30 April 2016

【香脆鸡仔饼】

文  /林健明(金宝)

傍 晚散步,目睹草叢裡母雞領著數隻小雞覓食,食癮攻陷,雞仔餅這詞兒閃現腦海,不禁莞爾一笑。
自從知道我熱愛美食後,身邊損友藉故挖苦兼作弄我,問我怎麼沒介紹金寶雞仔餅。曾經紅遍金寶大街小巷的雞仔餅,如今市面上多種款式流傳,不同的店也有本身不同的做法;其中一種超薄型,烘得油光香脆,餅幹外層灑有白芝麻,咬下去“咔咔咔”輕脆作響,好吃得讓人不顧儀態,奮力吮起手指。這類雞仔餅曾經一度是我的心頭愛。此刻的我,不敢說金寶雞仔餅多好吃,並非喜新厭舊,而是我無法品嚐到從前那般的絕佳口感。
一旦人年紀趨老便喜歡回憶,以往的時光都是最迤麗的青澀旅程。如今孤獨的我實在懷念從前一家人,一包小小包的雞仔餅,大大小小分著來吃的那種喜悅。食物的分量肯定不夠,但大夥兒吃得意猶未盡,且氣氛盡是歡騰。
“雞仔餅好吃嗎?”當時大人問道時,我都竭力點頭,希望下次獲得更多的分配。偶爾搜索回憶庫,重播時光循壞機裡的那段璀璨畫面,我情不自禁買了一大包的雞仔餅獨吃,卻怎麼吃也不覺得好吃;有時候還不幸買到舊貨,餅都放皮了,還有一陣難聞的油炸味呢!
恐怖的美食經歷,想起來都雞皮疙瘩。
050920131570
雞仔餅,原創地不屬於霹靂的金寶,也非霹靂的美羅。翻查資料,它乃是中國廣州特產,俗稱“小鳳餅”,乃當地一家名為成珠樓的婢女小鳳所研製。據說,那種厚身有肥豬肉的雞仔餅,比較接近原創風味的餅幹。去年飛往廈門大學上課,途中恰好經廣州轉機。我心生歡喜,以為終於可以一試正宗的雞仔餅了,無奈轉機時間倉促逼近,且人生地疏,只好和正宗的雞仔餅擦肩而過。寡聞的自己大概和所謂正宗的美食毫無緣份可言,像上次前往北京,我也無法吃到正宗的北京烤鴨。
不經不覺,已經是3年前的事了,也忘了誰是發起人,我們一夥人就在山城一家美食館聚會,文人聞風而至,品嚐到的菜餚都讓人覺得是平凡中的不平凡。吃了很多肉,卻一點也不覺得膩和肚撐,尤其那道火腿肉爆漿魚丸串燒,更是叫人嘖嘖稱奇。於是,我們都好奇想知道老闆是何許人。探問之下,原來是和我同年屬虎的掌廚人。
初次邂逅,他穿著一身黑,微笑提著傳統的大茶壺,十分謙卑地給我們添茶,然後便打開了話匣子,天南地北地聊了起來。坦率的他告訴我們他的不愉快經歷,做餐館連鎖生意,卻遇人不淑,慘遭財物虧損。他對食物的那份獨特情感,卻非常執著,一直沒改變初衷,堅持給顧客吃到食物的原汁原味。
單純、直率是我對他的第一個美好印象,他甚至幽默地自嘲道:“我處理的都是垃圾食物!”意思是他能把那些看起來平淡無奇的食材,做成吸引大家口味的好料理。讓我非常敬佩的地方是他對美食的熱愛,和他聊起美食,他自然渾身起勁,雙眼發亮。這位廚師創意無限,確實有化腐朽為神奇的超能力,我立刻把他想像成食物的魔術師。
再次見到他,是為了購買他親手烘製的餅幹,我特別喜歡黃梨酥,而朋友則對他做的雞仔餅念念不忘。我和朋友探究原因,為何他做的雞仔餅特別好吃呢?答案最簡單不過:“新鮮出爐”。減重戒肉的非常時期,我也曾把香脆的雞仔餅拿出來咬半口,想像成美味的雞肉,香噴噴的感覺洋溢於舌尖上,充份滿足了我貪吃的慾望。
彼此擁有的美好記憶
我雖是個愛吃之徒,卻不是在每個人面前都飛禽大咬。曾認為吃喝這回事俗不可耐,漸漸的,我卻發現原來美食不只是為了果腹,也是一種生活的藝術,對生活的热诚。對吃的觀念提昇,對美食自然也產生和人一樣的深厚情感。
夜深人靜,我常反思撰寫美食文章真正的目的:想用文字記錄美好的感覺和回憶,因為美好的事與物有需要流傳下去。有時候,想送金寶土產給萍水相逢的朋友,咖哩麵包雞要現場吃才好吃,瓦煲雞飯更甭提,於是便想冒險去買雞仔餅。多希望朋友吃到的是脆口的雞仔餅,對金寶留下深刻的印象,讓每一口足以象徵友誼的250320131309價值。
美食可能會失去原有的味道,冀望人與人之間的情感,不會失去原有的溫馨滋味。寂寞的夜晚,開啟了我想像的按鈕,編織著那位婢女研製雞仔餅的淒美故事。她是否也為了心愛的男人才做出這種美味的餅幹呢?美好的愛情如同美食,讓人發揮無限創意,同樣精彩無比。
我常在想,每個地方都當有一道代表性食物,當思念不在身邊的朋友時,起碼可以記住屬於那個地方的精彩味道,那是彼此擁有的美好記憶,畢竟每個人的人生也有不一樣的精彩。
季節變換,時光荏苒,種種哀痛終會復原。那位食物魔術師讓我們這群饕餮之客,體驗不一樣的美食滋味。深切盼望他亦能將與生俱來的創意元素貫徹人生,過不一樣精彩的人生,起碼我們都會記住他烘製的香脆雞仔餅。#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