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8 November 2016

【涟漪】


文/林健明(金宝)

近常常半夜惊醒,随后赫然发现床单有泪水的痕迹,我又同样的噩梦!梦中的自己被一群巨大的野兽追赶着,纵使我拼命地嘶叫呐喊,一直往前跑,往前跑,依然被追赶着,追赶着。我不懂那梦究竟带来怎样的启示,醒来以后,茫然开启电脑,挤尽脑汁,挥力敲打着键盘,想把那股莫名的恐惧化作文字,让自己得以解脱的同时,也借此让大家理解我内心深处真正的感受。但世上的事往往如此,事与愿违,无论我如何猛力弹敲,就是无法把我的那种感觉书写出来,仿佛注定了我和现代科技出现严重代沟,只能对着电脑荧幕傻傻发呆,一脸无奈,甚至冒出一身冷汗,一个字也写不出来。这个时候的我,究竟是多么的无助呀!

现实生活里,我何尝不是常常被那股无力感侵袭呢?今年年头,我的血压指数又高飚到“200/110”,拖着飘飘然的躯体前往诊所找同事熟悉的医生诊疗,经验老道的医生幽默地说:“收缩压涨升到230,你才有脑溢血的可能!”我不禁苦苦反省,我努力活着到底为了什么?20多岁那年,我已经被诊断出患上遗传性的高血压,即使我一直很努力很努力地让自己活得健健康康,生活检点,并养成早睡早起的习惯,一心一意计划远离高血压这恶魔的缠身,依旧被它纠缠不清,这样我就必须低头认命吗?



关于命运,让我想起我居住的地方——金宝。它位于霹雳中部,曾经盛产锡米。70年代,属于锡米丰盛的时代,锡矿业造就了人生,左右了家家户户的命运。在我小时候,许多人家都是从事采锡矿的工作。搜索小时候零碎不堪的记忆,我记得自己只到过锡矿场一次。相隔一条街的朋友给父母送饭,我带著好奇之心,一起同行。坐上日本小房车,钻进Tanjung Tualang ,在崎岖的道路行走,尘土飞扬,印象中机械轰轰隆隆操作的声音在耳畔作响。

那年我约七八岁吧。相隔34年以后,我又和锡米结缘了。那是一个烈日当空的下午。网友陈伟贤难得卸下繁忙的公事,携老带幼地首次到访金宝这昔日的锡埠, 除了尽地主之谊,我努力介绍金宝美食以外,还带着一伙人参观了金宝锡矿博物馆。博物馆开幕了数年,这是我第一次拜访。好多次前往都是铁门深锁,扑了个空;所幸这一次,我终于学乖了,事先做好功课。其实许多金宝人自己也错过了这个有纪念性的地方,守门的老兄见我吃了闭门羹,神情落寞,亲切地指了指门前的红色牌子,横写着的正是博物馆为吸引游客而度身订下的开放时间。

陪伴的友人是个孝顺的儿子。他微笑跟我介绍,他那70多岁的母亲,是我的忠实读者”,我因此引以为傲,茫茫人海能和这位老人家结缘,心里无限感恩。那个艳阳高照的下午,我们一起走过了那个锡矿业蓬勃的辉煌时代,似小石子投进心湖,泛起了阵阵的涟漪。像我这样的一个小人物,生活里大概极需这样的涟漪才有继续前进的力量吧!#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